• <td id="ayyme"></td>
    當前位置:礦業>黨建

    百年路上的黃金榮光

    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黃金行業奮斗發展紀實(下)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07-02作者: 馬春紅(編寫)


      

      

      中國黃金集團內蒙古礦業公司烏山項目二期項目選廠全景。

       

      

      

      2017年1月11日,我國首套難處理金礦加壓預氧化系統在貴州紫金水銀洞金礦建成投產。

       

      

      

      2017年,山東黃金所屬的焦家金礦和玲瓏金礦,先后成為“雙百噸”金礦山。

       

      

      

      招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金翅嶺金礦全景。

       

      

      

      湖南黃金辰州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辦公區外景。

       

      

      

      貴州錦豐礦業有限公司礦區夜景。

      

      

      

      2003年7月19日,遼寧天利金業有限公司生物氧化提金廠投產,標志著我國難處理黃金資源的開發利用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東風浩蕩中的深刻變革 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

     

      1979年9月冶金工業部成立了中國黃金總公司。

     

      1988年,國家黃金管理局成立。

     

      1990年中國黃金學會、國家黃金管理局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成立。

     

      2003年1月,經國務院批復同意,中國黃金集團公司正式成立。

     

      1978年12月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從1979年起,把全黨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戰略決策。借改革開放的東風,我國黃金工業厚積薄發,出現了新的轉機。1992年鄧小平同志發表南方談話,黨的十四大召開,確立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我國黃金產業市場化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而2002年上海黃金交易所開業,則標志著黃金行業全面市場化來臨。

     

      黃金工業體系逐步完善

     

      改革開放后,我國黃金工業步入快速發展期。在王震的建議下,1979年3月國務院、中央軍委批準成立基建工程兵黃金指揮部,建立起一支專門從事黃金地質普查、勘探工作的部隊。1979年9月冶金工業部成立了中國黃金總公司。1981年7月,經冶金工業部、基建工程兵委員會批準決定,冶金工業部黃金局、中國黃金總公司和基建工程兵黃金指揮部實行統一領導、三位一體的管理體制,這種軍政企合一、集中統一的管理模式,在特定歷史時期發揮了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為黃金行業的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20世紀80年代中期,我國黃金產量僅有40噸左右,遠遠不能滿足國家建設的需要。為此,國務院要求各地區、各部門抓緊抓好增產黃金工作。1987年、1991年、1996年國務院先后召開了三次全國黃金工作會議,對全國黃金工業的發展作出全面部署。1986年國務院頒發了《關于加快發展黃金生產的決定》,提出在1985年黃金產量的基礎上五年翻一番的奮斗目標,制定了發展黃金生產12項措施。

     

      1983年6月,國務院頒發《中華人民共和國金銀管理條例》,明確國家對金銀實行統一管理、統購統配政策,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由國家頒布的第一個全國性的金銀管理方面的法規。

     

      1988年,國家黃金管理局成立,為國務院部委管理的國家局,由冶金工業部歸口管理,形成了對全國黃金工業實行統一規劃、監督、協調的行業管理格局。

     

      也是這一年,國務院頒發了《國務院關于對黃金礦產實行保護性開采的通知》,將黃金礦產列為“實行保護性開采的特定礦種”,規定未經國家黃金管理局批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開采。

     

      為加強黃金行業科技研發、教育培訓、產業經濟研究和輿論宣傳工作,1987年12月,經國家教委批準,將沈陽黃金專科學校升格為沈陽黃金學院,設置本科專業。1990年中國黃金學會、國家黃金管理局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相繼成立。正式批準長春黃金研究所、長春黃金設計院、哈爾濱砂金設計研究院為國家黃金管理局所屬事業單位。1991年經國家新聞出版署批準,《中國黃金報》創刊,成為國家黃金管理局機關報。

     

      從改革開放到黨的十四大召開前,按照強化黃金行業管理、大力發展黃金生產的要求,我國加快黃金地質勘探,實行儲量承包制,重點推進山東膠東、河南小秦嶺、黑龍江砂金等生產基地建設,建成了一大批采用先進技術的大型機械化礦山。從1978年至1992年的15年累計生產黃金644.761噸,是新中國成立至改革開放前29年累計產量的2.72倍。

     

      1992年鄧小平同志發表南方談話、黨的十四大召開,確立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同年,位于遼寧省海城市西南16公里的感王鎮出現了一個民間黃金市場,這在當時黃金“統收專營”管理制度之下產生了不小的震動,政府管理部門在取消這個市場的同時,也對這種民間行為進行了理性的思考。

     

      1993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關于調整黃金經濟政策問題的復函》,確定在繼續實行“統收專營”管理體制的前提下推進黃金市場化改革,黃金仍由中國人民銀行統收統配,將黃金的固定定價方式改為浮動定價方式,黃金收購價格按低于國際市場10%的水平制定,黃金配售價格與國際市場價格一致。

     

      在價格改革的同時,取消實行多年的“以金養金”扶持政策,黃金開發融資渠道、獲取地質資源方式、營銷模式都發生了變化,促使黃金企業成為市場主體,在市場競爭中求得生存發展。

     

      黃金對外開放也開始啟動,1994年國務院下發《關于利用境外資金開采低品位、難選冶金礦資源問題的批復》,允許開展外商同我合資合作經營開采目前國內經濟技術難以開發利用的低品位、難選冶金礦資源的試點。

     

      黃金市場化改革向縱深推進

     

      1979年,國務院批準并授權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紀念新中國成立三十周年紀念金幣以換取外匯。1982年8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于在國內恢復銷售黃金飾品的通知》實行黃金原料有計劃配售、產品定點生產和銷售制度。同年,中國人民銀行發行中國第一套熊貓金幣。新中國成立后長時間中斷的國內黃金飾品市場重新得到恢復,邁出我國黃金市場開放的第一步。

     

      黨的十六大后,我國黃金行業改革更加深入,國內黃金市場應運而生。2002年10月,上海黃金交易所組建運行,實現了我國黃金生產、消費、流通體制的市場化,封閉了半個多世紀的國內黃金市場終于開放,標志著黃金“統購統配”管制徹底結束,我國黃金行業全面市場化時代來臨。2008年1月,黃金期貨在上海期貨交易所正式上市,黃金市場得到進一步完善。

     

      2003年1月,經國務院批復同意,中國黃金集團公司正式成立,作為黃金行業唯一的央企開始了在改革開放中做強做優做大的市場化發展征程。同年,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國家經貿委撤消,國家經貿委黃金管理局黃金行業管理職能并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這是我國黃金管理體制的一次重大變革,宣示了我國黃金行業面向市場發展的政策取向,是我國黃金行業走向開放、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

     

      2003年8月中國黃金集團公司旗下的“中金黃金”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開黃金企業直接融資之先河,成為“中國黃金第一股”。此后,山東黃金、紫金礦業、招金礦業相繼上市,至今已有14家黃金礦業公司、10多家黃金珠寶企業在海內外上市。

     

      黃金市場的開放為黃金企業贏得了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又恰逢黃金牛市,黃金企業如虎添翼,企業兼并重組力度加大,一批大型黃金集團應運而生。中國黃金集團、山東黃金集團、紫金礦業集團、招金集團等大型黃金集團相繼成長壯大,規模化經營和大型黃金企業主導我國黃金工業發展的格局初步形成。

     

      黃金市場的開放也使得我國黃金珠寶業進入了加速發展的“快車道”,逐步形成了廣東深圳內銷加工企業集群和廣東番禺外銷加工企業集群兩大黃金首飾加工基地,黃金飾品、投資品品種不斷豐富,黃金消費持續增長,黃金珠寶設計、加工、制造、批發零售業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2007年我國黃金產量270.491噸,首次超過連續109年世界產金之冠的南非,成為世界第一產金大國,從此開始了我國蟬聯冠軍寶座之旅。

     

      偉大時代的壯美華章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黃金礦業邁入了發展快車道,逐漸實現轉型升級。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黃金市場的發展活力和創新活力明顯增強。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黃金珠寶行業發展迅速,變化顯著。

     

      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國內外經濟形勢的深刻變化,黃金行業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為引領,砥礪奮進,黃金行業全產業鏈改變了以往粗放型數量擴張狀態,轉型為集約型質量型穩中求進,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并且實現了一系列歷史性突破,書寫了新時代的動人篇章。

     

      黃金礦業:從高產量到高質量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的黃金礦業邁入了發展快車道,黃金礦山企業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貫徹落實新發展觀念,抓住“一帶一路”建設等歷史機遇,逐漸實現轉型升級。黃金礦業在資源整合和企業兼并重組上著力,發揮大型黃金集團優勢,在重點礦區實施資源整合、企業改組、技術改造,淘汰落后產能,建成大基地,培育大集團,大型礦業企業主導行業發展的格局初步形成。在企業改革、科技創新、安全環保、跨國經營、職工隊伍建設、黨建工作等方面得到全面提升,進入創新驅動、轉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迎來高質量發展新時代。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黃金礦業更加注重綠色安全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安全生產,把安全生產作為民生大事,納入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內容之中。根據自身特點,黃金礦企也在全面提升安全保障能力上下了一番苦功夫。在本質安全創建上,加強安全生產“三基”工作,建設礦山井下安全避險“六大系統”。在職業危害防治上,以防范塵肺病為重點,加強勞動保護設施建設,全面提升職業健康保障水平。同時,為適應更高的環保要求,黃金礦業行業在多個方向開展無氰藥劑前瞻性研究,為下一步實現“無毒”提金奠定了基礎。近幾年,部分處于自然保護區內的礦山進行有序退出,一些技術裝備落后的礦山減產或關停整改。雖然這導致了產金量的下降,但這也是黃金礦企積極響應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有力表現。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黃金礦業更具國際范兒了。我國黃金礦業更加注重在全球進行產業布局,取得了豐碩成果。中國黃金集團索瑞米礦山生產出了剛果(布)國家的第一塊銅板、鋅板,吉爾吉斯庫魯項目建成后將成為吉國最大的銅金礦生產基地和該國最大的地下開采礦山,俄羅斯克魯奇金礦項目開創了金磚國家框架下中、俄、印三國礦業開發合作的先河。紫金礦業境外保有的資源儲量已超國內,旗下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波格拉金礦、吉爾吉斯斯坦左岸金礦、澳大利亞諾頓金礦、剛果(金)卡莫阿-卡庫拉銅礦等項目相繼投產。山東黃金收購巴里克黃金公司所屬的阿根廷貝拉德羅金礦項目50%的權益,2017年9月旗下股份公司在香港H股主板成功掛牌上市。招金集團在厄瓜多爾收購了金銅礦項目。湖南黃金集團在厄瓜多爾獲得黃金開采權。赤峰黃金收購老撾Sepon露天銅金礦和非洲加納共和國的Bibiani金礦,進軍海外步伐行穩致遠。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黃金礦業發展科技含量更足了。黨的十八大以來,黃金礦業行業搭建起產、學、研、用一體化的技術創新合作平臺,在地采選冶等各個方面都取得了長足進展。中國黃金集團自主研發了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生物氧化和原礦焙燒技術,紫金礦業攻克了熱壓氧化技術,這三大預處理提金工藝將過去無法利用的3000多噸“呆礦”變成了可利用的礦石。中國黃金集團內蒙古礦業有限公司、湖北三鑫、三山島金礦、大尹格莊金礦、夏甸金礦積極推動數字礦山建設,極大地提高了資源利用率、生產效率和安全環保工作水平。深部找礦及成礦規律的研究取得實質性突破,老礦山周邊和深部找礦也不斷取得重大進展。在采礦方面,安全高效、高回采率和無軌化金礦采礦技術研究取得可喜成果,采場生產能力顯著提高,損失、貧化指標大幅降低。黃金行業推廣應用低品位金礦富集、尾礦資源二次利用、金多金屬資源綜合利用等一批優勢技術和創新成果,資源綜合利用水平明顯提高,取得良好經濟效益。

     

      黃金市場:從跟隨者到引領者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黃金市場的發展活力和創新活力也明顯增強,由此受中國市場開放的吸引,西金東移的趨勢也更加凸顯。2013年我國黃金進口數據出現了驚人的變化,我國黃金進口增長了197.98%,達到1506.5噸,成為全球最大的黃金進口國。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黃金儲備逐漸增加。大量黃金的流入反映了我國黃金需求的迅猛增長,需要靠大量進口黃金以平衡供需缺口,2013年我國黃金消費量首次突破千噸大關,達到1176.4噸,超過印度成為世界第一大黃金消費國。這一紀錄一直保持到現在。在創造上千噸最大黃金消費量的同時,我國黃金市場也創造了“抄底”黃金的最強買手——“中國大媽”,并為牛津詞典貢獻了新的中文衍生詞“Chinese Dama”。不僅民間儲藏不斷增長,官方黃金儲備量也在不斷增加。2012年,我國央行黃金儲備為1054噸,截至2021年5月底已達1948.3噸,增長84.85%。官儲與民藏雙管齊下,正體現了我國黃金戰略頂層設計的中國特色。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在世界黃金舞臺中央發出中國聲音。在黃金生產和消費方面,中國均實現了全球第一,然而在全球話語權方面的不足日益突顯。中國在全球黃金定價體系中的地位遠遠落后于黃金供求大國和黃金交易大國的領先地位。2015年6月16日,國際黃金市場迎來歷史性一刻,運行了近百年的倫敦定價機制首次出現了中國人的面孔,中國銀行成為亞洲首家可直接參與洲際交易所(ICE)倫敦金定價的銀行,中國邁出了國際黃金市場增強話語權的第一步。自此,中國黃金市場走向國際的腳步不斷加快,以境內主體身份加入倫敦金銀市場協會的銀行越來越多。2015年10月22日,中國建設銀行正式加入倫敦金銀市場協會黃金定價機制;2016年5月,浦發銀行成功加入倫敦金銀市場協會并被正式授予普通會員資格,是國內首家加入該協會的股份制商業銀行……中國黃金市場的國際化發展進程不斷加快,進一步提升了中國在全球貴金屬市場的影響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為全球市場貢獻了中國標準。2016年4月19日,是我國黃金市場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一天。上海黃金交易所發布了全球首個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基準價格——“上海金”,“元/克”的基準定價是全球黃金市場的深刻變革,意味著“西金東移”正朝著“西價東移”轉變,意味著“上海金”“倫敦金”“紐約金”三足鼎立格局形成。中國為全球黃金市場提供了可信賴的、公開透明、權威公允的價格機制,為全球市場建設貢獻了中國標準。2013年5月31日起,上海黃金交易所增加周五夜間交易時段,市場期盼已久的夜盤交易終于上市運行。2013年7月5日21時,上海期貨交易所黃金試點連續交易準時正式上線,市場成交量井噴。2015年7月10日,上海黃金交易所與香港金銀業貿易場合作推出的“黃金滬港通”正式開通,標志著我國內地和香港黃金市場的雙向開放,以引入境外結算銀行的創新清算安排,實現境內外黃金市場的互聯互通。

     

      黃金珠寶:融合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黃金珠寶行業發展迅速,變化顯著。一方面,珠寶市場的體量逐漸擴大,產業集聚日趨明顯,伴隨著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不斷增長,象征美好生活品質的珠寶首飾類產品消費潛力巨大。智能制造、大數據、“互聯網+”等助力黃金珠寶產業發展,古法金、國潮等具有鮮明中國文化特色的元素進入黃金珠寶設計領域,讓我國黃金珠寶產業發生著質的變化。

     

      “千禧一代”正成長為珠寶消費的主力軍。他們更加慷慨、更愿意花超過預算的錢去購買和追逐高階的產品、更豐富的購物體驗、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更高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感。在全新消費形勢的帶動下,珠寶行業的市場、產品、營銷手法也必須順應潮流,華麗升級。新生代消費者的嶄新消費觀念正在顛覆傳統的需求和消費習慣,也對產業結構升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消費”正在倒逼珠寶生產、設計與零售方式的變革。

     

      新技術、新工藝不斷涌現,檢測標準日趨完善。珠寶生產工藝與技術的革新,既滿足消費需求之舉,又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近年來,科學技術的發展不斷賦能傳統珠寶行業,3D打印技術、智能首飾等新業態的出現,使珠寶行業逐漸走向“提質增量”的良性發展模式。在一些行業龍頭企業的倡導和帶動下,越來越多的珠寶企業、相關機構加大了創新研發力度,不斷推出新技術、新工藝和新標準,助力行業轉型升級。

     

      行業開啟珠寶新零售模式的探索。在過去20年,市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消費者更注重產品價格便宜與否,而那個時代的行銷方式以坐商為主,商家主要通過大而豪華的店面、大量的產品、優異位置及優質服務幾個方面賺取客流量,并采取促銷(傳統地推+折扣)的策略吸引更多的顧客。近年來,“90后”甚至“00后”群體逐漸成為珠寶消費的主力軍,他們更加注重產品品質的好壞,商家通過行商的方式進行營銷,同時有必要通過對互聯網和大數據的分析吸引客流,用價值營銷的策略把產品完美植入消費者心中,以新零售模式賺取更大流量,已經成為大勢所趨。

     

      站在新起點,回首百年歷程光輝路上,黃金產業從未缺席。邁入下一個百年,我們將繼續奮發有為。新時代賦予黃金行業新的使命,我國黃金行業改革發展目標遠大、重任在肩。未來,我們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以全球化視野加快黃金企業、黃金市場國際化發展步伐,以大格局推動黃金產業上下游協同聯動格局形成,以綠色發展理念統領未來黃金產業高質量發展,構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黃金產業,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奮斗!

     

    56.9K
    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