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wogaq"><samp id="wogaq"></samp></object><option id="wogaq"></option>
    <noscript id="wogaq"></noscript><li id="wogaq"><strong id="wogaq"></strong></li>
    <tr id="wogaq"><code id="wogaq"></code></tr>
    <u id="wogaq"><strong id="wogaq"></strong></u>
  • <label id="wogaq"><strong id="wogaq"></strong></label>
  • <table id="wogaq"><code id="wogaq"></code></table>
  • 當前位置:礦業>黨建

    金色征程黨旗紅

    夾皮溝金礦區人民支援抗聯抗日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07-16作者:


      1938年到1940年,東北抗日聯軍同日寇的斗爭進入高潮。夾皮溝金礦區人民為支援抗聯打擊日寇,給抗日聯軍送給養、運被服,帶路,通情報等,秘密展開了反滿抗日活動,不惜犧牲一切,涌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動人事跡。其中表現突出的有張忠勝冒險為抗聯準備、運送給養,營救抗聯戰士,陳德壽、陳喜壽兄弟冒死支援抗聯。

     

      1912年,張忠勝出生于山東省集密縣泉莊。1931年,他由吉林市富士公司來到夾皮溝。1935年至1945年間,他任日本株式會社礦山工程的二柜(把頭),下設小把頭,包采木頭和修建房子。工人多時達五千多人,少時也有四五百人。張忠勝便利用這一時機,多次為抗日聯軍秘密做工作。

     

      1937年4月,張忠勝認識了抗聯的副官郭池山、郎德山,后又見到了金日成。從此以后,他經常給抗聯送糧食、衣物。為了使日本人不懷疑自己,他便采取多報工人數的辦法,把多領出的衣物送給抗聯。有時叫工人把棉衣和鞋脫下來,送給抗聯戰士后,再到金礦日本人那里說工人的住處被抗聯給端了,工人的衣服和鞋也叫抗聯給扒去了,然后再領發給工人。幾年中他先后用這種辦法七次送給抗聯衣服四百多套。

     

      1937年到1938年,日本守備隊多次進山“掃蕩”。在“掃蕩”中,先后三次抓去抗聯戰士23人。金日成捎信給張忠勝,讓他營救這些被捕的戰士。張忠勝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多次去日本守備隊聲稱讓這些人給自己干活,把他們保出來后,又設法使他們返回了抗聯隊伍。

     

      1939年秋,金日成到夾皮溝聯系群眾解決給養問題,找到了張忠勝。張忠勝把剛領來的三百雙太陽牌膠鞋、三石糧食用牛爬犁送到三道溜河滾鬼子嶺,交到抗聯的手中。在糧食奇缺時,他還送給抗聯四頭大牛,一頭小牛。

      1940年,張忠勝曾被日本憲兵隊以“通匪”罪抓到老金廠,被毒打了一頓。張忠勝矢口否認,鬼子也抓不住什么把柄。最后木幫用爬犁把渾身是傷的張忠勝拉了回來。

     

      陳德壽、陳喜壽兄弟原系夾皮溝附近的農民。1938年,他們認識了魏拯民同志(魏從1938年起任抗聯第一路軍副總指揮政治委員,1940年,楊靖宇同志犧牲后,魏任抗聯第一路軍政治委員、東南滿省委書記)。魏拯民向他們講述了許多革命道理,使他們同抗聯建立了兄弟般的血肉情誼。打那以后,他們經常給抗聯帶路、送給養。

     

      1940年舊歷5月15日,陳德壽在給魏拯民同志(當時在深山休養)背送糧食時,被日本特務隊長蘆德林逮捕,綁架到偽警務科,鬼子特務隊長黑巖以為這次可以得到抗聯密營的真實地點,便興致勃勃地開始了審訊。

     

      “糧食哪里的買?”“樺甸”。“哪里的送”“山里親戚”“紅胡子頭楊的干活!(指楊靖宇)”,黑巖矮胖的身子跳離了椅子,兇神惡煞般地盯視著陳德壽,叫道:“你的說,密營在哪里?”“不知道!”于是,黑巖命令特務行刑。他們把陳的胳膊左右拉平,綁在一根棍子上,一頓鞭抽棍打,陳德壽的頭皮當即裂開,鮮血淋漓。灌辣椒水、灌涼水……陳德壽昏過去。醒來,又繼續拷打,可是得到的“供詞”仍然是三個字:“不知道!”

     

      鬼子逼迫陳德壽為鬼子帶路,進山搜查,陳德壽假意答應。可是狡猾的鬼子又一次打錯了算盤。每當敵人進山“掃蕩”之前,陳德壽都秘密通知弟弟陳喜壽為抗聯報信。鬼子進山五次,五次撲空,抗聯都安全轉移。鬼子氣急敗壞,殺害了陳喜壽,又把陳德壽關押五個多月,在人民群眾的多方營救下,被放了出來。

     

      日寇實行“歸屯”后,他們的房屋被鬼子燒毀,被逼入夾皮溝。這更激起了他們對日寇的仇恨。聽說抗聯物資缺乏,他們又多次突破日寇的層層封鎖,為抗聯送給養。

     

      1940年秋末冬初,魏拯民的部隊來到二道河子。當時由于日本侵略者實行三光政策,強迫歸村并屯,想借此切斷抗聯與群眾的聯系。密營里經常缺糧、斷火,魏拯民甚至把自己心愛的戰馬殺掉以解暫時困難。

     

      就在陳德壽被放回三個月后,正是秋末冬初。這年冬天,始終沒下大雪,人一進山就會留下腳印。加上夾皮溝四周修起了高大的圍墻,自衛團日夜站崗,人很難出去。陳德壽為給抗聯送給養,以“密探”的特殊身份為掩護,在一個天降大雪的傍晚,背著一斗苞米、三升小米,幾碗鹽和一包火柴,頂風冒雪來到房后的一個小河溝旁。架在小河溝里的大墻中間有一小洞,僅能鉆過一人。陳德壽先把糧食等塞出小洞,自己再爬出去,背著東西,登上北山,走五道岔奔北大頂子,一口氣走到二道河子密營,把糧食交給魏拯民后,連夜返回夾皮溝。

     

      從1938年到1940年的兩年間,僅陳德壽為抗聯送的物資,累積起來,糧不下百擔,鞋不下百雙,布匹更多。

     

      在日寇鐵蹄踐踏夾皮溝的災難日子里,涌現出許多像張忠勝、陳德壽這樣的人民群眾,他們在殘暴的敵人面前,充分表現了長白山區人民的硬骨頭精神,表現了長白山區人民的聰明智慧,他們的打不爛、壓不垮的英雄氣概,是敵人永遠也不可能征服的。

    56.9K
    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