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wogaq"><samp id="wogaq"></samp></object><option id="wogaq"></option>
    <noscript id="wogaq"></noscript><li id="wogaq"><strong id="wogaq"></strong></li>
    <tr id="wogaq"><code id="wogaq"></code></tr>
    <u id="wogaq"><strong id="wogaq"></strong></u>
  • <label id="wogaq"><strong id="wogaq"></strong></label>
  • <table id="wogaq"><code id="wogaq"></code></table>
  • 當前位置:礦業>觀察

    中國地質調查局全球礦產資源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建武

    中國應構建自主可控的全球能源資源供應鏈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07-09作者:許勇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球礦業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礦產品價格高漲、新能源礦產需求日益提升,給后疫情時期的中國礦業企業帶來了新的機遇與挑戰。在近日舉行的2021國際礦產品投資與發展高峰會議上,中國地質調查局全球礦產資源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建武,從中國的大宗礦產消費情況,以及低碳發展的時代特征對全球礦業格局的影響等多個角度,對中國礦業的發展提出了建議。

     

     

      在不久前舉辦的2021國際礦產品投資與發展高峰會議上,中國地質調查局全球礦產資源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建武深入分析了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礦業帶來的深遠影響,并針對后疫情時期的礦業形勢,對中國礦業的發展提出了建議。

     

      中短期之內會形成一個結構性的不平衡

     

      當前,全球疫情逐漸得到控制,主要國家和經濟體的經濟正處于復蘇過程中,但是這個過程有一個時間先后的順序。中國率先控制住疫情,隨后是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包括南美、非洲等。

     

      李建武認為,這樣的形勢在中短期之內會形成一個結構性的不平衡。“資源消費國率先恢復,供應國滯后,短期會對我們的資源供應的平衡造成一定的影響。不過,從長期來看,主要經濟體在經濟恢復之后,會逐漸修復疫情之前的發展的趨勢和態勢,因此全球經濟發展的基本格局沒有發生變化。”李建武說。

     

      李建武指出,疫情給我們帶來的另一個重要的影響——是我們的思維。如果說疫情之前的全球化發展高峰階段,在安全與發展之間,我們更看重的是發展效率;而疫情之后,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安全。“從目前的趨勢來看,很多國家把安全的優先等級放在了發展之上。”

     

      李建武表示,這樣的思維使各國都在強調供應鏈的本土化,就必然會對全球礦產資源形勢,包括我國的資源供應產生重要影響。

     

      中國仍是大宗礦產的消費中心和進口國

     

      從歷史來看,每一次大宗礦產消費的高峰期,都伴隨著一個相當大的人口體量的經濟體或者幾個經濟體進入工業化階段,帶動了全球的大宗礦產的消費。早期是歐洲,然后是美國、日本,最近這個周期帶動全球大宗礦產消費高速增長的是中國。

     

      “目前中國經濟已經開始往工業化的中后期轉移,中國的大宗礦產消費進入了一個高位平臺期,大宗礦產消費開始減速。”李建武表示,從人口、從經濟發展趨勢來看,最有希望的是印度和東盟,但是印度大宗商品消費量只是中國的1/10左右,目前來看很難在短期之內接替中國。

     

      “至少在2030年以前,全球的大宗礦產的消費格局不會有太大變化,消費中心仍然在中國,中國仍然是大宗礦產的主要進口國。”李建武表示,雖然中國的消費增速已經開始下降,但是消費總量仍然巨大,因此國內供給缺口非常大,對外依存度也可能要長期居于高位。

     

      李建武表示,在對2035年之前中國大宗礦產的需求和供應進行預測后,從預測結果來看,大宗礦產除天然氣外,其他的礦產資源的缺口絕對量呈下降趨勢。這一方面表明了國內生產在增加;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我國二次資源的供應量正在逐漸上升,從而減緩供需壓力。但是由于總量太大,因此對外依存度依然很高。

     

      低碳發展的時代特征正在影響全球礦業格局

     

      2021年,習近平主席向全世界承諾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同時美國宣布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李建武表示,到目前為止,世界真正進入了一個低碳發展,這會對全球礦產資源體系也是一個深遠的影響。

     

      “新能源以及與新能源相關的礦產資源,如鎳、鈷、鋰等礦種的需求將快速增長,其重要性將顯著提高。”李建武說。

     

      李建武強調,鎳、鈷、鋰等新能源礦種在資源集中度和生產供應集中度方面非常高,而未來我國對鎳鈷鋰等礦產資源的需求必將高速增長,由此給我國帶來的資源安全風險不可小視。

     

      李建武指出,低碳發展使很多小礦種現在變得越來越重要,推動了原先不被關注的區域的資源地位的上升。

     

      此外,戰略性礦產的競爭會加劇。李建武表示,從目前來看,中國、美國、歐盟的戰略性關鍵礦種有很多是三方共同關注的,且關注區域也都高度重合,這些資源的未來競爭會非常激烈。

     

      “南美、非洲是全球都非常關注的兩個區域,而這兩個區域恰恰也是我國礦業企業‘走出去’的主要區域。”李建武說。

     

      構建自主可控的全球能源資源供應鏈

     

      近年來,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正在成為全球礦業的重要力量,取得了顯著的成就,這對保證我國資源安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未來,要保證我國能源資源安全,除了加大國內地質勘查力度,增加國內供應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要抓住機遇,構建自主可控的全球的能源資源供應鏈。”李建武表示,就是要遵循地質規律,遵循資源分布規律,從自主可控的角度,投資全球的優質資源和能源。在此過程中,除了興建礦山企業之外,還要根據各國的需求,建設下游產業鏈。

     

      在國外投資方面,應該重點投資國家緊缺的戰略性礦產,在區域上非洲、南美仍然是投資的重點區域,東南亞、東亞等區域要進一步加強和提高,通過構建全球的、自主可控的供應鏈,保證國家資源安全。

    56.9K
    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