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礦業>政策法規

                礦產資源專項收入由稅務主管部門負責征繳后的五大猜想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06-18作者:范小強


                  6月4日,財政部、自然資源部、稅務總局、人民銀行聯合發布了《關于將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礦產資源專項收入、海域使用金、無居民海島使用金四項政府非稅收入劃轉稅務部門征收有關問題的通知》(財綜〔2021〕19號)。19號文的發布是個重大事件,因為涉及到巨額非稅收入的征繳問題,特別是涉及礦業權出讓收益一項。本文就礦產資源專項收入一項,進行了簡要解讀,以及該項由稅務主管部門負責征繳后,會有哪些影響,提出了五大猜想。

                 

                  解讀

                 

                  解讀一 將征繳主體由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劃轉稅務主管部門的主要原因分析。

                 

                  最主要的原因是稅務主管部門具有強大的征繳能力和豐富的征繳手段。

                 

                  稅務部門最了解市場主體的收入信息,而稅收征收管理法賦予稅收債權具有優先性,稅務部門具有采取稅收保全措施、強制執行措施的權力,可依法行使代位權、撤銷權等制度安排。雖然非稅收入并非稅收,但國家可通過修改稅收征收管理法或制定非稅專項收入管理條例等路徑,使稅務部門征收非稅收入法治化。

                 

                  解讀二 對于礦業權出讓收益等礦產資源專項收入而言,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負有依法確認金額的法定職責,稅務部門根據19號文履行依法征繳職責,覆蓋以前年度和今后形成的應繳未繳收入以及按規定分期繳納的收入。

                  礦產資源專項收入包括礦業權出讓收益(礦業權價款)和礦業權使用費(占用費)兩部分,2018年,礦產資源專項收入734.17億元,增長28.5%,其中:探礦權、采礦權出讓收益(價款)719.5億元,增長33.7%;探礦權采礦權使用費(占用費)收入8.97億元;2019年全國礦產資源專項收入977.54億元。其中:探礦權、采礦權出讓收益941.46億元;探礦權采礦權使用費(占用費)36.08億元。

                 

                  猜想

                 

                  猜想一 隨著稅務主管部門的強勢介入,欠繳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的房地產企業可能主動或被動加大賣房籌款力度,否則稅務主管部門可能采取稅務保全等嚴厲執法手段。

                 

                  如果真是如此,這或許成為新時代房地產市場的一個較大變量,這是典型地采取法治化手段既解決國家非稅收入征收問題,又順帶可能有助于一定區域內房價的下降,推動“房住不炒”理念的落地。

                 

                  猜想二 針對自然資源主管部門礦業權出讓收益確認行為的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案件可能增多。

                 

                  19號文指出,四項政府非稅收入劃轉給稅務部門征收后,以前年度和今后形成的應繳未繳收入以及按規定分期繳納的收入,由稅務部門負責征繳入庫,有關部門應當配合做好相關信息傳遞和材料交接工作。

                 

                  根據《財政部、國土資源部關于印發<礦業權出讓收益征收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財綜〔2017〕35號,下稱“35號文”)及有關法律規定,對于新增資源儲量或者未有償處置的資源儲量需補繳出讓收益的,由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委托礦業權評估機構公示無異議后依法確認。實踐中,該類潛在糾紛可能較多。如果礦業權人在7月1日之前對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做出的補繳出讓收益確認行為不服,但又不采取提起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措施的,在征繳主體變更為稅務部門后,稅務部門可能依照稅收征收管理法有關條款強行征繳,即使有爭議,會被要求按照《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規定處理(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屆時礦業權人可能陷入非常被動局面。

                 

                  因此,留給礦業權人觀望的時間非常有限,需要為可能產生的法律風險進行謀劃并慎重決策。如果礦業權人對礦業權出讓收益金額確認行為提出了復議或訴訟,則意味著該項征收存在爭議,即使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將該類征收信息移轉給了稅務部門,稅務部門在海量征收的情況下,可能會要求自然資源主管部門負責理清歷史遺留問題。

                 

                  猜想三 稅務部門借助稅收征收管理法等賦予的職權,征繳力度加大后,引發的征繳爭議糾紛將增多。

                 

                  7月1日后,稅務部門接收自然資源主管部門移送的以前年度及已形成的應繳未繳收入明細后,將分類采取征繳手段,予以征繳。部分礦業權人會對稅務部門采取的稅收征繳手段的實體或程序提出異議,7個試點區域的涉稅糾紛可能增多。

                 

                  猜想四 出讓收益行政爭議增多,將加大社會各界對35號文的關注度,可能推動對其修改進程。

                 

                  由于稅務部門負責征繳,即使發生行政爭議,主要涉及征繳手段的合法性、合理性及程序合法問題,而是否需要繳納出讓收益及需要繳納出讓收益金額等實體問題則涉及到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履行法定職權的合法性,及其所依據35號文的合法性等焦點問題。

                 

                  因此,隨著熱點案件的增多,以往僅僅是礦業界人士所關注的35號文,可能引發全社會的關注,進而促進社會各界對礦業權出讓收益的科學界定、依法征收進行深入思考。

                 

                  猜想五 稅收征收管理法修訂或非稅收入管理條例的立法進程將加快。

                 

                  目前,共有15個省級行政區發布了非稅收入管理條例,而根據《關于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意見》“推動修訂稅收征收管理法、反洗錢法、發票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和規章。加強非稅收入管理法制化建設”之規定,國家可能加快修訂稅收征收管理法或制定非稅收入管理條例的立法進程。

                56.9K
                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