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會新聞|

                探討“引進來走出去”的行業發展思路

                ----“海上絲綢之路”——黃金珠寶新市場、新機遇論壇在京舉行

                時間:2018年07月30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馬佳

                  7月26日,“海上絲綢之路——黃金珠寶新市場、新機遇論壇”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作為2018中國國際黃金大會重要分論壇之一,來自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以及中國的行業嘉賓出席會議并發言。本次會議由新加坡貴金屬市場協會首席執行官鄭良豪主持。

                  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劉山恩在致辭中表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有著深厚的黃金文化底蘊,大家對黃金的熱愛,讓我們有了共同的努力基礎和方向。相信隨著溝通交流的不斷增加,可以進一步推動各方在商貿方面的合作往來。

                  世界黃金協會中國行業拓展總監陳志君在題為《中國珠寶首飾加工企業未來的選項》的主旨發言中表示,去產能和創新升級是未來黃金首飾行業發展的根本。行業一直停留在產品同質化競爭的窠臼。究其原因在于企業只在已有的產品上做文章,因此最終導致同質化和價格戰。

                  陳志君指出,全球珠寶供應鏈正在發生變化,已經有業者在低調布局。未來,還會有更多的來自海外的競爭者。“將來,輸出的不該只是過剩的產能,還有技術創新與效能。”他建議生產企業應該因地制宜,在文化與產品品味方面,進行差異化設計。

                  會上,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和越南等國的行業嘉賓們介紹了其各自國家或企業在黃金特別是首飾方面的基本情況。

                  新加坡貴金屬市場協會副首席執行官張亮(Gordon Cheung)首先介紹了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等地黃金首飾產品的基本情況。

                  新加坡SK珠寶集團執行董事林亮妏(Mary Lim)分享了SK珠寶集團通過精確營銷,引進中國婚慶黃金首飾精品,深化SK品牌定位,推出有競爭力的特色產品,成功開創及拓展新加坡黃金首飾市場的經驗。

                  林亮妏表示,在SK珠寶集團未來的戰略規劃中,重心將放在資源整合上,持續把海外有特色的產品通過新加坡為跳板,引入整個東南亞區域,并把海外有潛力的品牌和商業模式帶入東南亞市場。

                  馬來西亞黃金首飾商聯會高級顧問蕭德明(Ermin Siow)指出,目前馬來西亞黃金首飾主要以22K為主,但24K黃金的需求呈現上升趨勢。整體來看,其黃金市場和中國或印度相比還有一定差距。但是,馬來西亞黃金珠寶市場的開放程度非常高,零稅收制度更是其一大優勢。在黃金進出口方面,馬來西亞出口量要大于進口量。

                  目前,馬來西亞黃金市場有許多新機會,當地珠寶商將會從原材料源頭進口更多黃金,而新政府意在推動海外投資,促進經濟增長等,24K黃金首飾在馬來西亞市場的增長趨勢,對中國的制造商和出口商來講也是非常好的機會。

                  越南金商協會執行委員會委員汗(Trung Khanh Khanh)在發言中介紹,越南政府正在擬定新的黃金貿易法律條文,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開始執行。據他介紹,目前越南政府管控黃金制造行業,黃金進口稅非常高,占到了商品總價值的20%左右,但每年仍會有3噸左右進口黃金飾品流入越南市場。因此,大部分的黃金都是通過一些渠道走私流入越南市場,其中大部分為18k金飾品。

                  印度黃金珠寶協會秘書長梅塔(Surendra Mehta)在發言中介紹說,印度是全球最大的黃金消費國之一,在政策支持下,已經開放黃金珠寶自由貿易區。“我們希望中國能提供更多的合作機會。”據他介紹,印度未來黃金珠寶行業的黃金消耗量將達到每年900至1000噸左右。

                  印度玉石珠寶出口促進協會區域會長品嘉(Praksh Chandra Pincha)也希望與中國黃金行業進行合作,品嘉在了解中國黃金珠寶市場后,邀請中國的黃金珠寶企業能來印度考察市場,以謀求互利共贏的合作機會。

                  來自國內的企業代表也分享了所在企業在踐行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時所作的商業嘗試和經驗。深圳百泰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周燦坤表示,“一帶一路”其實就是一條“黃金之路”。據介紹,馬來西亞、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目前百泰集團海外業務拓展的主要區域。周燦坤表示,未來會繼續深耕東南亞市場。

                  德誠珠寶集團副總裁方思杰表示,“一帶一路”對黃金產業的機遇在于黃金需求量大的國家大部分集中在亞洲“一帶一路”沿線。特別是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等國仍是當前全球經濟最為活躍的地區。而挑戰在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政治風險和國家債務水平較高。

                  因此,方思杰建議計劃布局海外的中國珠寶首飾企業,一是要梳理全球化長期經營戰略,二是外引內培專業的國際化梯隊人才,組建專門的海外業務部門,進行深入細致的政策和市場調研;三是內部打造全球供應鏈體系和風險分析、預警及應對機制以及與企業國際化進程相匹配的國際化人才選用機制。

                  深圳市冠華珠寶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楚煥介紹說,從2014年起冠華已經開始注意到國外的市場,其新的戰略口號是“二次創業,賽道升級”,并比肩海內外第一梯隊的綜合型企業,在技術、產能開發定位和研發投入上都會加大,并向意大利、瑞士、韓國等國引進先進的生產技術和工藝設備。

                  深圳市福麒珠寶首飾有限公司品牌負責人汪霄霄從黃金珠寶行業供應商的角度談論“突圍紅海”的辦法,認為供應商應更多從零售角度思考,在和對方的溝通中挖掘客戶的深層次需求,而非一味地把自己當成傳統的批發商。

                  “周邊國家的零售市場實際上和中國是很像的,我們‘走出去’的過程中不能再和十年前一樣,以為供應商和客戶只是供貨和拿貨的關系。一定要從零售的角度和他們合作,多替用戶想一想當今的市場,多和他們聊一聊,因為很多時候用戶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市場需求。溝通多了,也許就能發現新的需求。”汪霄霄說。

                 

                業界觀點

                  世界黃金協會中國行業拓展總監陳志君:

                  去產能和創新升級是未來黃金首飾行業發展的根本。行業一直停留在產品競爭的窠臼,究其原因在于企業都只是在已有的產品上做文章,因此最終導致同質化和價格戰。造成這個結果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數生產企業的客戶結構、供應鏈結構和市場結構高度重疊導致的。因此,未開發的市場機會在于廣大的海外市場。

                  全球珠寶供應鏈正在發生變化,已經有業者在低調布局。未來,還會有更多的來自海外的競爭者。將來輸出的不該只是過剩的產能,還應有技術創新與效能。

                 

                  新加坡貴金屬市場協會副首席執行官張亮:

                  新加坡和泰國的黃金市場十分成熟,新加坡貴金屬市場協會推動新加坡發展成為亞洲貴金屬交易與清算中心,旨在連接大中華地區,引入跨國金商及金融機構,市場供應鏈縱連亞洲南北。越南、緬甸、印尼和馬來西亞的黃金市場需求較大但市場稍弱,黃金市場發展階段基本相當于十年前的中國,中國的金商經歷過那個階段,所以可以作為顧問給他們提建議,也可以提供產品。

                 

                  馬來西亞黃金首飾商聯會高級顧問蕭德明(Ermin Siow):

                  目前馬來西亞黃金首飾主要以22K為主,但24K黃金的需求呈上升趨勢。整體來看,其黃金市場和中國或印度相比還有一定差距。但是,馬來西亞黃金珠寶市場的開放程度非常高,零稅收制度更是其一大優勢。在黃金進出口方面,馬來西亞出口量要大于進口量。目前,馬來西亞黃金市場有許多新機會,比如零稅收制度、當地珠寶商將會從原材料源頭進口更多黃金、新政府意在推動海外投資,促進經濟增長等,而24K黃金首飾在馬來西亞市場的增長趨勢,對中國的制造商和出口商來講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印度黃金珠寶協會秘書長梅塔(Surendra Mehta):

                  中國的工藝技術十分先進,希望這個大會能把我們幾種古老文明匯聚在一起,讓我們共同進步。印度是全球黃金消費大國,其中三分之二的黃金用于首飾生產行業。印度的黃金市場已經完全開放,外國企業不需要政府審批就可以直接進行投資。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印度已經開放黃金珠寶自由貿易區。

                 

                  印度玉石珠寶出口促進協會區域會長品嘉(Praksh Chandra Pincha):

                  希望與中國黃金行業進行合作,印度是個黃金珠寶進出口大國,希望中國同行能來印度開發市場。

                  印度珠寶首飾行業約有五千萬從業人員,除大企業以外,還有四十萬小作坊在從事黃金珠寶的生產,印度不生產金條金錠,只進口,且需求量極大。

                  印度對于黃金首飾行業嚴格執行OEDC標準,原料進口、加工、貿易等方面都完全按照OEDC標準執行,每一個環節都嚴格把關,力求成為世界最大、最標準的黃金珠寶貿易大國,希望各個國家都能來印度開拓市場,一起經營這個龐大的市場,做到雙方互利共贏。

                 

                  德誠珠寶集團副總裁方思杰:

                  “一帶一路”對黃金產業的機遇在于:黃金需求量大的國家大部分集中在亞洲“一帶一路”沿線,自2018年以來,“一帶一路”沿線經濟發展逐漸向好。亞太地區的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等國仍是當前全球經濟最為活躍的地區,國內投資和消費需求較為旺盛,出口增長強勁。

                  而挑戰在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政治風險普遍偏高,且具有一定的原發性。同時,“一帶一路”沿線許多國家債務水平較高,尤其是政府債務高企,政府債務超過GDP60%的國家高達20個。此外,從營商環境看,南亞和中亞營商環境總體較為惡劣,而中東國家受地緣政治局勢、國內政治沖突等因素影響,營商環境明顯惡化。

                  對計劃布局海外市場尤其是“一帶一路”周邊市場的中國珠寶首飾企業的三點建議:一是要梳理全球化長期經營戰略,并準確定位海外目標市場,避免沖動型投資和短期行為的發生;二是外引內培專業的國際化梯隊人才,組建專門的海外業務部門,進行深入細致的政策和市場調研,了解國家和區域文化,識別乃至預測風險和機會,做到趨利避害;三是內部打造全球供應鏈體系和風險分析、預警及應對機制以及與企業國際化進程相匹配的國際化人才“選用育留”機制。

                 

                  世界黃金協會印度董事總經理Somasundaram PR:

                  印度人熱愛黃金,印度是一個非常大的消費市場,每年有800噸~900噸的黃金需求量。人們買黃金,主要是用于婚嫁、宗教、生活等場合。印度去年的黃金消費量因政策原因有所下降,但長遠來看,黃金需求是一直在增長的,因為許多人會把銀行的存款換成黃金保值。印度的電商發展得非常快,消費者也開始網購黃金產品了。政府即將出臺的黃金政策和未來的稅務改革都對中印黃金貿易十分有利。但我們的黃金加工很多都是家庭手工制作,我們需要中國的黃金加工技術。

                 

                  新加坡SK珠寶集團執行董事林亮妏(Mary Lim):

                  SK珠寶集團結合SK設計理念和中國制造工藝技術,開創專屬于SK品牌的精品,服務于不同領域的顧客,成功開創及拓展新加坡黃金首飾市場。在集團未來戰略規劃上,重心將放在資源整合上,集團將會持續把海外有特色的產品通過新加坡為跳板引入整個區域,把海外有潛力的品牌和商業模式帶入東南亞市場,也會通過對零售和品牌推廣的經驗,配合當地有實力的合作伙伴,一起開拓海外新市場。

                 

                  越南金商協會執行委員會委員汗(Trung Khanh Khanh):

                  越南是東南亞地區第三大黃金市場,去年全越南消耗了約54噸黃金原料,其中首飾用金就占到了16.5噸。越南2018年上半年黃金消耗量與2017年同期相比有很大的提高。在過去的十年里,越南黃金市場中首飾用金的消耗量約等于160噸,主要為999足金飾品,越南今年的黃金市場規模還會有很大的提高。越南的黃金市場大部分都是依靠跨邊境走私支撐起來的,這樣只會使越南的市場越來越變得混亂。我們需要官方層面的合作。目前越南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正在逐步擬定方案,開放合法的進口渠道。越南吸取了之前土耳其和印度兩國的教訓,起草了符合越南市場情況的法律。

                 

                  深圳百泰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周燦坤:

                  “一帶一路”是一條“黃金之路”。中國黃金產業經過多年的發展,產業基礎良好,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著天然的合作優勢,雙方可以精誠合作、共享資源、互利共贏。

                  實現“一帶一路”倡議落地,核心在于四個字:文化先行。通過推動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現代文化的創新,進一步深化與沿線國家的文化交流。

                  在“一帶一路”建設的具體實踐中,百泰主要是通過“引進來”與“走出去”兩種方式來實現。“引進來”主要是指引進國外尖端設備和國際創意。“走出去”則主要是指以“黃金+文化”為載體,借用地緣優勢,先期在東南亞以及中東地區進行海外布局。

                  未來,首先百泰會繼續深耕東南亞市場。以東南亞國家華人群體為切入點,逐漸過渡到當地的本土人群,根據他們的消費訴求來進行針對性的產品創意研發;其次,百泰將通過東南亞市場的突破,以點帶面,由近及遠,逐步拓展。

                  在拓展過程中,百泰不會盲目追求規模,力求在深入了解當地文化及市場運作的基礎上,秉承“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穩扎穩打,用百泰精工鑄就更多符合當地市場需求的優質金飾,聯合更多的珠寶龍頭企業進行戰略合作,去謀求海外市場的更大突破。

                 

                  深圳市冠華珠寶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楚煥:

                  從2014年起,冠華已經開始注意到國外的市場,我們的戰略口號是:“二次創業,賽道升級”,前十年在拼產量、拼速度。現在則要比肩海內外第一梯隊的綜合型企業,所以在技術、產能開發、定位和研發投入上都會加大力量。

                 

                  深圳市福麒珠寶首飾有限公司品牌負責人汪霄霄:

                  供應商應轉變傳統的思維,真正從客戶角度出發,通過和對方的深入溝通中挖掘客戶的深層次需求,并提供配套的解決方案。現在中國的整個黃金珠寶產業處于競爭的“紅海”中。其形成原因主要有三點:一是行業進入門檻比較低;二是整個行業很少專注于產品設計,沒有真正形成品牌或獨特性;三是市場上的產業款式差異小,同質化嚴重。而“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落地,正值周邊許多國家的黃金珠寶市場處于萌芽時期。這對于擁有成熟的市場、技術和管理優勢的中國來說,充滿著機遇。中國可以通過與周邊國家合作、聯結,不斷拓展和完善產業鏈。

                  中國周邊國家的零售市場實際上和中國是很像的,我們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不能再和十年前一樣,以為供應商和客戶只是拿貨和供貨的關系。一定要從客戶需求的角度和他們合作,多替用戶想一想當今的市場,多和他們聊一聊,因為很多時候用戶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市場需求。溝通多了,也許就能發現新的需求。

                大會開幕
                焦瑾璞
                姜巖
                趙占國
                翁占斌
                陳玉民
                陳景河
                中國黃金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在北京舉行
                |主辦單位|
                |戰略合作伙伴|
                |首席贊助商|
                |聯席贊助商|
                |黃金之夜贊助商|
                |現場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