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道|

                赤峰黃金是如何借助資本力量的

                時間:2018年08月01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高波

                  6月21日,赤峰吉隆黃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與五礦資源有限公司在北京舉行并購簽約儀式,赤峰黃金以2.75億美元的價格并購五礦資源持有的老撾塞班(Sepon)銅金礦90%的股權,成為我國黃金行業海外并購的又一重磅事件。作為一家民營上市公司,赤峰黃金如何轉型升級,走出了一條符合自己實際的發展道路?在黃金礦山行業工作了近30年的赤峰黃金董事、總經理高波在2018中國國際黃金大會上對此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當前,在外部整體環境趨嚴的影響下,黃金礦企處于不穩定發展階段。資源儲量面臨重大變局,現有黃金礦企的新一輪洗牌已拉開序幕。自2015年以來,國內黃金產量的增長勢頭已明顯放緩,2017年產量同比下降6.03%,出現了自2000年以來的首次大幅下滑。可以說,中國黃金行業正處于轉型升級的十字路口。

                  在經歷了較長時間的快速發展之后,“十三五”時期成為中國黃金行業加快轉變發展方式、實施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

                  2012年11月,黨的十八大首次將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一個重要部分;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先后提出“建立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用嚴格的法律制度保護生態環境”,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升到制度層面;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性愈加凸顯。

                  而在國際貴金屬市場,來自于資源綜合回收的再生產品也占愈來愈大的份額。綠色、循環發展成為中國礦業企業轉型升級的必由之路。

                  基于以上判斷,赤峰吉隆黃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圍繞公司發展戰略,未雨綢繆,在穩固黃金采選主業的同時,在產業轉型升級方面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2013年至2015年,赤峰黃金借助資本市場,并購兩家資源綜合回收企業,成為國內第一家進入資源綜合回收領域的黃金礦山企業。黃金采選及資源綜合回收的“雙輪驅動”戰略開始形成。同時,公司還借助資本的力量,利用各種金融工具,積極參與黃金交易市場。

                 

                穩固黃金采選主業

                  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赤峰黃金最初將短期的發展目標確定為打造“小而精”的黃金企業,力爭做到“管理科學、成本優勢明顯、核心競爭力突出”。

                  作為民營上市企業,赤峰黃金機制靈活,管理優勢明顯,成本控制能力突出,通過建立和完善具有赤峰黃金特色的生產經營目標責任制,充分調動了礦山企業各個采區的生產積極性。同時依靠良好的資源稟賦,使黃金生產保持了較高的毛利率和利潤率。2012年以來的年均凈利潤均在2億元以上,黃金礦山企業的毛利率均在45%以上,最高時曾達到60%以上。

                  盡管在行業內具有相對優勢,但赤峰黃金的劣勢同樣不可回避。主要體現在規模小、儲量少,在全國十二大黃金集團中規模并不突出。上市之初,赤峰黃金擁有經國土資源部門備案的資源儲量約27噸,后經內部探礦增儲,又增加約13噸的儲量,但總量也僅有40噸左右。與中國黃金、山東黃金、紫金礦業等大型黃金集團相比,赤峰黃金在資源儲量、礦產金產量等方面的差距較為明顯。

                  另外,礦業企業在當前安全環保政策趨嚴的大背景下,涉及安全環保的相關投入不斷增加,且易受周邊企業安全環保事故的波及,時常發生礦山企業所在地區“一人生病,全家吃藥”的情形。

                  2016年12月3日,赤峰市一家煤礦企業寶馬礦業發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2人遇難。這一事故發生的企業是煤礦,但全市各種類型的礦山企業均被要求進行停產整頓,有的停產時間長達3個月,嚴重影響企業的正常生產計劃。

                  基于發展的瓶頸,赤峰黃金采取了以下措施,穩固黃金開采主業,給股東更好的回報:

                  一是2013年收購位于遼寧丹東的五龍黃金,增加了14噸的黃金儲量。

                  二是公司加強與科研機構合作進行探礦增儲。目前五龍黃金已被納入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子目錄,有機會獲得重大發現。

                  三是以建設生態、文明、綠色礦山為目標,推進有序開采,推廣先進的井下作業管理模式,執行《黃金行業氰渣污染控制技術規范》的標準,攻關選礦技術改進、尾礦處理等技術,嚴防安全環保事故的發生。

                  四是“走出去”,實施海外并購。就在1個月前的6月21日,公司與五礦資源有限公司等交易對方簽署了《股份購買協議》,收購位于老撾的塞班(Sepon)銅金礦。這是赤峰黃金積極踐行“一帶一路”倡議,走向國際化的第一步,相信以此次并購為契機,赤峰黃金“走出去”的空間將更加廣闊。

                 

                產業鏈延伸

                  2012年上市之初,赤峰黃金的主營業務為黃金采選與銷售,屬于產業鏈的上游。

                  2013年4月,黃金價格暴跌,之后黃金價格一直低位徘徊。公司依據“適度的相關多元化”的戰略,分散經營風險,向下游產業鏈延伸。2014年至2015年,公司收購了兩家資源綜合回收利用企業,其中一家是位于湖南郴州的雄風科技,主要從事有色金屬資源綜合回收利用業務;另外一家是現金收購的安徽廣源科技,主要從事廢舊電器電子產品處理業務。

                  工信部在《關于推進黃金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中提出,黃金產業轉型升級的主要任務,包括發展循環經濟,強化資源利用。赤峰黃金這一戰略布局,使行業發展要求與公司發展戰略高度契合。

                  未來,雄風科技將在三個方面著力:一是依托公司現有產品鉑、鈀、鍺、銦、碲、硒等稀貴、稀散金屬生產能力,延伸向稀貴、稀散金屬精深加工產品發展,進一步夯實公司的市場競爭力。

                  二是致力于工業固廢無害化處置和高效利用領域研究,力爭成為國內低品位復雜物料利用與無害化處置示范企業。

                  三是針對黃金行業(高砷、高碳、高銻)復雜金礦,開展黃金高效提取技術難題開發及多種有價金屬回收技術攻關。

                  2018年5月,廣源科技位于合肥市經濟循環園的新項目主體建設工程已經全部完工,投產后,拆解產品還要不斷拓展,并將對拆解產物再次深加工,延伸產業鏈條。通過吃干榨凈,產生附加經濟效益。

                  2015年至2017年,雄風科技和廣源科技均實現了利潤承諾,成為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

                  2017年,公司出資設立赤金(天津)地質勘查技術有限公司,拓展了業務范圍,為公司內部探礦增儲工作的開展增加了助力,提供了技術支持。

                 

                借助資本力量利用金融工具

                  在實施發展戰略、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赤峰黃金積極借助資本的力量,研究利用各種金融工具,參與黃金交易市場。

                  自2014年以來,赤峰黃金通過商業銀行開展了黃金租賃融資業務,拓寬了融資渠道,降低了融資成本。

                  2014年至2017年,公司短期融資80%以上是通過黃金租賃方式。此外還開展了套期保值業務。

                  談到金融工具的問題,赤峰黃金近期在借助金融資本過程中遇到了很大的困惑。

                  金融資本是什么?是企業實現戰略目標,更好回報投資者的有力推手,是企業人放飛實業報國夢想的翅膀。但是,近一階段以來,因為金融去杠桿而成為許多優質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不得不面對的困境。

                  前不久的一篇文章曾提及,碧桂園擬發行200億元的公司債今年2月和5月被兩度終止。由此看來,在當前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下,融資難和融資貴已經成為企業正常經營和發展過程中必須面對的最大壓力,即便是宇宙級的地產大鱷,也無法幸免。

                  赤峰黃金作為一家民營上市公司,十分重視企業運營的成本控制,資金管理和財務管理狀況良好,資產負債率控制在45%左右,近幾年短期融資主要以黃金租賃為主,黃金租賃融資成本也控制在基準利率以下,相信很多大型黃金集團的成本會更低。

                  但2017年下半年以來,在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下,我們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日益突出。授信額度內的融資到期歸還后無法正常續展,可用額度也不能順利提取,之前的黃金租賃規模被壓縮,其他融資方式的成本不斷攀升。

                  正常情況來講,如果企業現金流不好,資產負債率過高,銀行擔心到期收回貸款的風險較大,這比較好理解。但是我們本身的現金流非常好,資產負債率不高,僅僅是因為企業短期內并沒有大額的資本性支出,部分銀行就簡單地認為企業不缺錢,不需要貸款,這讓我們感到十分無奈。

                  金融去杠桿十分重要,也十分必要,是為了防止一些企業的過度資本支出形成金融風險,保證全社會的負債率水平回到合理的范圍內,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我們作為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受益者和踐行者,堅決支持國家的金融去杠桿戰略。但是,金融去杠桿的過程不應該影響實體經濟的正常有序發展。

                 

                三個方面的建議

                  一是去金融杠桿過程中債務違約和重組的程度和范圍,應該有所限度,一旦因過度而導致失控,將會引發不斷自我加強的惡性循環,整個社會的信心如果遭受重創,將會難以恢復;

                  二是在債務減免和收入緊縮達到一定限度后,應盡快合理地使債務貨幣化,提供必要的流動性和信用支持,并且根據不同企業的特點和債務狀況,向優質企業提供必要的資金支持;

                  三是黃金行業具有特殊屬性和戰略意義,而黃金企業的杠桿率水平在平均意義下明顯較低,且普遍現金流狀況較好,因此金融去杠桿的過程中應該給予黃金生產企業必要的政策引導和資本支持,不應該簡單“一刀切”,使許多優質的企業被簡單地錯殺。

                  不過實體企業也不必過分憂慮。近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說去杠桿已轉為穩杠桿,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障合理融資需求,將實施一系列“穩增長”措施為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保駕護航。這可能是一種積極的信號。我們對中國經濟、對黃金行業的未來充滿信心。

                大會開幕
                焦瑾璞
                姜巖
                趙占國
                翁占斌
                陳玉民
                陳景河
                中國黃金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在北京舉行
                |主辦單位|
                |戰略合作伙伴|
                |首席贊助商|
                |聯席贊助商|
                |黃金之夜贊助商|
                |現場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