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道|

                中國在黃金市場的影響將越來越大

                ----專訪世界黃金協會中央銀行和公共政策事務董事總經理娜塔莉·登普斯特

                時間:2018年08月01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本報記者 張正虹

                  中國在黃金市場上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中國已經是世界最大的黃金生產國,同時它和印度也是全球兩大黃金消費國,并且在價格探索機制、定價方面,現在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的交易量如此之大,對于整個黃金定價體系也會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

                 

                娜塔莉·登普斯特在中國國際黃金大會期間接受《中國黃金報》記者專訪。

                 

                  “中國在黃金市場上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中國已經是世界最大的黃金生產國,同時它和印度也是全球兩大黃金消費國,并且在價格探索機制、定價方面,現在上海黃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的交易量如此之大,對于整個黃金定價體系也會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在投資方面,中國也推出了面向機構投資人的黃金ETF產品,它所發揮的影響也是越來越大。中國已經在黃金行業各個方面發揮了更大的作用。”7月25日,世界黃金協會中央銀行和公共政策事務董事總經理娜塔莉·登普斯特(Natalie Dempster)在中國國際黃金大會期間,接受《中國黃金報》記者專訪時如是說。

                  娜塔莉·登普斯特全面負責向世界各地的儲備管理者提供咨詢性和技術性支持,并負責就各類政策事務與全球各監管機構進行溝通。娜塔莉·登普斯特對全球官方儲備,尤其是德國和俄羅斯的黃金儲備情況有深入的研究。

                 

                過去10年全球央行購買了約4000噸黃金

                  據世界黃金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5月,全球官方黃金儲備共計33734.7噸,全球央行已實現連續多年凈買入。娜塔莉·登普斯特表示,在過去幾年內一個明顯的趨勢就是央行在不斷地買入黃金作為其儲備,最主要是在全球金融危機,也就是在2008年之后出現了這樣的變化,央行從原來的凈賣出逐漸轉為凈買入,并且以每年300噸到400噸的數量在購買黃金,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過去10年當中,一共購買了約4000噸黃金。

                  娜塔莉·登普斯特表示,當前,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土耳其是幾大主要的黃金購買國,未來預計購買黃金的速度會加快,同時購買黃金的央行的數量也將呈上漲趨勢。而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我們正在經歷從基于美元的全球貨幣儲備體系向多幣種的儲備體系的過渡,世界各國貿易額不斷提高的同時,必然會使美元在全球貿易中的地位逐步下降。但從原來單一的依靠美元到未來會向何種方向去轉變,這還是不確定的,所以在當前不確定的時期有越來越多的銀行,將會選擇黃金作為主要的投資。

                  據世界黃金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俄羅斯官方黃金儲備保持其增長趨勢,截至2018年5月已增至1928.2噸,特別是在2009年以來一共累計購買了1400噸黃金,也使俄羅斯在2018年超過了中國,成為在官方黃金儲備中排名第六的國家。截至目前,俄羅斯2018年購買了超過71噸黃金,成為今年最大的買家。

                  “俄羅斯也的確是黃金市場的一個大玩家,我想主要是基于兩方面考慮,一方面是想使自己的儲備資產多元化,不再單純以美元作為儲備;另外一方面,因為俄羅斯本身也是黃金礦產金大國,所以俄羅斯可以直接購買自己國家公司生產出來的黃金。”娜塔莉·登普斯特說。

                 

                5%到10%是黃金儲備的合理水平

                  娜塔莉·登普斯特認為,全球央行之所以不斷增持官方黃金儲備,最主要取決于黃金在整個儲備資產組合當中所扮演的角色至關重要。“我認為5%到10%是黃金儲備的合理水平,這會對一個儲備資產組合帶來非常好的風險調整后的收益,因為黃金可以給一個資產組合帶來多樣性,可以使相關的央行不再只依賴于傳統的債券類資產,并從資產組合多樣化方面獲取更多的收益。因此我認為5%到10%是一個合理的水平。”

                  “除了多樣化的收益,黃金的意義也遠不止于此。這是因為黃金加入資產組合之后可以幫助各大央行滿足其在資產安全、流動性和收益這方面的義務和需求,并且黃金作為一項沒有信貸風險的資產,整個黃金市場也有更好的深度和流動性,因此黃金也是除了美國國債和日本央行國債之外的具有相當好流動性和深入性的資產。”

                  娜塔莉·登普斯特認為,這也就是為什么德國央行近年來開啟了“黃金回家”運動。“在幾年之前德國央行就開啟了‘黃金回家’運動,將其在法蘭西銀行和紐約央行所儲存的黃金逐步運回位于德國的金庫當中,總計運回了674噸黃金,而‘回家運動’也在去年2月份完成了,‘黃金回家運動’發起的原因是由于德國人民對于黃金儲存位置更加關注。”

                  德國注重財富的長期保值增值,有著悠久的黃金投資傳統,雖然幾年前,德國投資者對股票的興趣增加,對黃金的興趣減弱,各大銀行也減少了黃金窗口,但金融危機改變了德國投資者的觀念,使黃金再次成為最具吸引力的資產,黃金資產與其他資產的非相關性、沒有信用風險、是可靠的世代傳承的資產等特點,使德國黃金市場實力不斷增強,在線黃金投資、金店和銀行銷售,以及交易所交易基金等產品共同推動了德國黃金市場欣欣向榮。

                 

                黃金儲備的透明化會增強民眾的信心

                  近年來,世界各國對官方黃金儲備的態度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多個國家的央行不僅會公布持有的黃金信息,甚至會公布黃金存儲的地點,尤其是德國央行還舉辦了官方黃金儲備展覽,向公眾展示這些存儲的金條。

                  娜塔莉·登普斯特認為,“透明度的作用非常重要,這會增強民眾的信心。當然最開始也是基于公眾要求,所以各央行才會加強黃金儲備的透明度,德國央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德國央行的透明度不僅體現在向公眾交代央行到底持有多少黃金,同時還要交代它持有黃金的地點,都是存在哪個金庫當中,因此才有后面的‘黃金回家’運動。不僅是德國央行在這么做,其他幾個歐洲國家的央行也在跟進這樣的做法,最關鍵的目的還是要讓公眾對央行更有信心。”

                  娜塔莉·登普斯特表示,盡管目前黃金市場對存在美國金庫的黃金持懷疑態度,但“其實美聯儲也會定期發布其黃金持有的狀況,包括對黃金進行審計。各個國家央行的黃金儲備情況都要定期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進行匯報,而美聯儲持有的黃金狀況也會定期進行審計,并且每月會上報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進行公布,關鍵就在于要看它的審計方法是否合理,多久會請外部審計員到內部進行審計一次等。”

                  娜塔莉·登普斯特強調,各大央行近年來體現出的一個共同的大趨勢,就是變得越來越透明,這是一個增進民眾信心的很好的方法。

                 

                增持黃金儲備仍有較大空間

                  從公開的統計數據來看,目前雖然全球央行已經多年是凈買方,但2017年官方黃金凈買量卻出現了連續第四年的下滑,對于官方黃金儲備增持會持續多久,娜塔莉·登普斯特認為:“最優的持有水平是5%到10%,這樣的黃金儲備可以更好地發揮使資產組合多樣化、使資產組合優化的作用。要根據這個指標來看,還是有相當的空間,不光是中國的央行,其實各個國家的央行對照這個比重也是有很大空間的。”

                  娜塔莉·登普斯特表示,中國的央行黃金儲備還會上漲,目前黃金占中國央行總的儲備比重只有2.4%,“對于中國來說,非常關鍵的一點是儲備資產的量是可以非常巨大,同時也具有很好流動性的,因為整個中國儲備的體量就是非常龐大的。黃金從它的流動性及整個資產值的深度來講,都是排名第三的儲備資產,所以這也是我認為對于中國央行來說非常重要的一點。”

                  娜塔莉·登普斯特認為,雖然目前黃金市場處于季節性疲軟時期,但未來黃金需求依然強勁,長期會影響黃金價格走勢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世界經濟的繁榮情況,尤其是像印度和中國這樣的新興國家的經濟表現,照目前趨勢來看,對于長期黃金的需求還是非常樂觀的。而現在西方出現了通脹抬頭的初步跡象,尤其在當下中西方貿易不斷惡化的情況下,通脹的抬頭是一個相對較大概率的事件,而黃金是比較好的對沖資產。因此各國央行的官方黃金儲備也將會繼續增加。

                 

                黃金將在多元化的貨幣體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

                  過去15年來,全球經濟中心從西向東轉移,黃金市場也出現了西金東移的趨勢。全球黃金儲備結構也發生著不斷的變化,形成了多元化的儲備體系,美元、歐元、人民幣都成為重要的儲備資產。全球貨幣體系的變革,經濟力量的起浮,使國際關系在經歷各種金融危機后不斷變化,而黃金在其中的作用更加突出。

                  娜塔莉·登普斯特表示:“我們很難再次回到金本位或者建立一個類似的黃金標準體系,可能再也回不到那樣的時代了,至于金磚國家,其中一大特點就是金磚國家彼此之間的貿易量是不斷攀升的,貿易額也比較高,所以他們也會持有彼此貨幣作為儲備,這對于整個國際貨幣體系來說是一個不一樣的發展。從單一美元作為儲備貨幣向多幣種的儲備貨幣轉變的時間點,許多央行會選擇購買黃金,以黃金儲備作為其風險對沖的資產,所以這是我們能夠作出判斷的一個趨勢。”

                  娜塔莉·登普斯特認為,隨著全球貿易格局的變化,儲備貨幣的比重,包括整個組合也都需要改變,而在這個改變和轉型的過程當中,黃金可以扮演的角色就是,在具有不確定性情況下,各個央行增加對黃金的儲備,會幫助他們更好地更平穩地渡過這個過渡時期。

                 

                世界黃金協會加強標準的確立和設定

                  近年來,黃金已經成為機構投資者的投資主流,包括像養老金、保險公司這些機構里面都將黃金作為其投資組合中的主流資產。

                  黃金需求不斷增長促進世界黃金協會加強了一些標準的確立和設定。“世界黃金協會近期設定了幾項標準,特別比較重要的一項就是伊斯蘭教國家投資黃金的標準,因為在過去對于伊斯蘭教國家是否可以進行黃金投資,是否符合他們的宗教法律規定是有爭議的。在這方面,世界黃金協會與伊斯蘭教法律事務最高的權力機構進行合作出臺了這樣一項標準,最核心的關鍵就是認定黃金投資是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在這個標準出臺實施之后,我們看到在伊斯蘭國家當中涌現了許多黃金投資產品,因此這樣一個機會,將是一個長期永久性、結構性地使黃金需求增長的因素。”娜塔莉·登普斯特說。

                  當前,在全球黃金交易產品及黃金交易流程一體化的發展過程中,“我們的確看到有一些黃金產品在全球同時發布,而在這方面中國近期有一個ETF的黃金產品進行了全球發布,并且現在有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黃金在其中進行交易。我們看到中國更多的是以機構投資的方式對于黃金產品的一體化作出貢獻。”娜塔莉·登普斯特說。

                  娜塔莉·登普斯特表示,從交易量來看,現在不管是上海黃金交易所,還是上海期貨交易所,交易量都在不斷攀升,因此交易所在全球黃金價格體系當中的角色也越來越重要,黃金交易已出現由西向東轉移的趨勢,特別是在中國,從重要交易所的交易量可以看出,這種轉移的趨勢非常明顯。

                大會開幕
                焦瑾璞
                姜巖
                趙占國
                翁占斌
                陳玉民
                陳景河
                中國黃金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在北京舉行
                |主辦單位|
                |戰略合作伙伴|
                |首席贊助商|
                |聯席贊助商|
                |黃金之夜贊助商|
                |現場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