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道|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專訪

                時間:2018年08月06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本報記者 張偉超

                  《中國黃金報》:距離2012年采訪您,過去6年多了。這么多年里,黃金市場發生了許多變化。繼之前的合作報告過后,你們與世界黃金協會又一次合作推出研究報告,是出于什么樣的想法?

                  陳道富:我們之間的合作比較多,最早我們是從黃金的稅制研究開始。因為在國際市場上或者在法理上講,這種金融交易環節是不應該交增值稅的,當時我們與世界黃金協會借助國際上的經驗,推動黃金從生產到銷售整個產業鏈條的稅制合理化過程。后來我們又做了一個課題,是關于黃金在央行官方儲備地位的。在黃金價格很低迷的時候,當時我們提出來央行應該提高黃金在官方儲備中的比例,提高貨幣背后的黃金支撐力。我印象里,這應該是第三次合作了。

                  昨天(7月25日)我在會上也說了,在這之前我們一直關注黃金市場,也對市場各方面做了各種各樣的調研,當時沒有形成一個報告。剛好碰到世界黃金協會說我們一起對黃金投資市場做一個系統的研究,于是在這個環境下我們跟世界黃金協會一起來做推動黃金投資市場完善和發展方面的研究。我們去了世界黃金協會位于倫敦的總部進行交流,也去調研了倫敦黃金市場的一些接觸設施,還去了印度、俄羅斯進行市場調研,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就合作形成了這個報告。

                  即使是有這個基礎,我們的這個報告也合作研究了3年。3年時間,這個報告從前到后改動比較大。應該說,改動有主觀也有客觀原因,這3年中國黃金市場變化非常大,特別是黃金投資市場,原來感覺基本很難突破的,這幾年都突破了,從黃金國際板推出開始,再推出“上海金”,黃金的租借業務又快速發展,使得黃金的投資市場得到國家和業界的重視。同時,這幾年地下炒金現象得到很大遏制,市場秩序進一步規范,我們不斷根據這種市場變化來修改報告,隨著我們認識的深化,最后提出建議,形成了現在這個報告。

                 

                  《中國黃金報》:之前兩個報告:一個是稅制和增值稅問題,另外一個是央行官方儲備的問題,到目前為止,增值稅也沒有征收,央行也大幅增加了黃金儲備,官方好像也采納了你們的建議。

                  陳道富:應該來說我們合作的效果還是很好的,包括稅制。對中國來說,黃金增值稅現在可能也有一些爭議,但我認為,總體上來看我們的黃金稅制是合理的,這種設計框架是合理的,特別是在黃金投資交易這個環節。黃金的生產過程有增加值,伴隨著勞動和服務的加入,黃金商品從生產到最后銷售產生的價值在增加,但是一旦進入投資性的交易環節,黃金價格的波動帶來的不是增值,這一點非常重要。

                  黃金交易這個過程是投資者選擇什么時候進,什么時候出,但黃金價格的上漲和下跌真不是投資者創造的,投資者只是選擇了進出時段。當然,投資者也有一些創造,就是創造一些二級市場,增加了市場流動性,使黃金的價值能夠更好地發揮。黃金價值在商品屬性的基礎上增加了一個價值,這部分價值由于市場的提供來創造價值,就好像股票市場的一級市場到二級市場,它有一個價值的飛躍,是因為通過制度設計來提升它的內在價值。

                  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對于黃金的投資市場發展來說,應該要認定它的交易過程為市場增加了流動性,使黃金的價值發現和價值反應更加有效。所以,這種稅制要跟過程相一致,否則可能會給市場帶來一些麻煩。征收增值稅確實會出現一定程度的套利或者灰色行為,但是這種灰色行為是管理層面上需要去解決的,這個東西它不是因為稅制不合理,因此我覺得需要加強稅收的整個管理環節,應該堅守黃金投資的交易環節不是增值行為,這既符合國際慣例,也符合背后的理論。

                 

                  《中國黃金報》:現在央行儲備的黃金比例,您覺得合理嗎?

                  陳道富:央行的黃金儲備占比確實也上升了,中國這些年提高黃金在外匯儲備中的占比,在某種程度上反映我們綜合國力的上升。但是,我覺得中國可以在合適的時機讓黃金儲備與其在國際上的地位更匹配一些,現在它只是跟人民幣國際化地位有點匹配,你可以看到人民幣在外匯體系里的排位跟中國黃金儲備量在國際上的排位基本差不多。

                  我們想要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提高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獨立性,更多應該依靠的是我國的綜合國力,最多再依靠一些非主權的價值基礎,當然這時候需要持有必要的外匯儲備。我覺得,中國還有進一步提高黃金儲備的空間。與此同時,我認為黃金儲備不是一個概念上的持有或者所有權的持有,而是應該在實物上,真真實實地持有這種黃金,作為貨幣價值的一個基礎補充。

                 

                  《中國黃金報》:這份報告里面提到了目前國際上對中國采金業的環保標準、社會標準還存在疑問,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陳道富:過去,中國在環保和社會責任重視程度不夠,現在國際社會越來越重視環保和社會責任的標準問題,國內也開始高度關注環境安全、保護綠色生態。2017年,原國土資源部、財政部、銀監會、證監會等多部委發布關于加快建設綠色礦山的實施意見。今年3月,原環境保護部發布了黃金行業的氰渣污染控制技術規范,礦山企業也充分認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性了。我覺得這方面正在改進,不斷出臺規范,當然這距離我們完全能夠達到理想條件還有一段路,還需要繼續努力,使得我們能夠在這方面做的更好,這是黃金投資市場更加國際化的一個基礎性條件。

                 

                  《中國黃金報》:過去我們一直以為,黃金投資和黃金開采為兩部分人,也不一樣,一個是搞投資的,一個是搞礦業的,兩者影響較少。現在黃金的環保開采直接影響到國際上的投資,這是一個較大的變化。

                  陳道富:現在所有的投資,都加上了社會責任標準和環境標準。特別是一些主權財富基金和一些官方大型機構做投資的時候,他們有一個負面清單,如果你在社會責任上面或者在環保上面有損害或者不達標準,就不作為投資標的來考慮的。這樣就把投資和它的生產開采連接在一起了,特別是在這些開采企業的股權投資方面,反應會更加明顯一些。

                  現在海外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將會投資到中國的一些企業,而中國企業在海外也在發行股票,所以他們受這方面的影響會更加突出。

                大會開幕
                焦瑾璞
                姜巖
                趙占國
                翁占斌
                陳玉民
                陳景河
                中國黃金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在北京舉行
                |主辦單位|
                |戰略合作伙伴|
                |首席贊助商|
                |聯席贊助商|
                |黃金之夜贊助商|
                |現場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