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聲音|

                墨比爾斯的黃金平衡術

                時間:2018年07月24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本報特約記者 王亞宏

                  墨比爾斯研究新興市場逾40年,管理資金曾高達530多億美元。之前被《晨星》和《紐約時報》多次列為全球最佳基金經理,這也成為他創業的金字招牌。

                  從基礎建設能夠看出政府的企圖心,從人民的素質與心態,則能看出國家每一分子對于未來的態度。

                  加密貨幣正在失控,也將引起各國政府的關注。投資人將回頭擁抱黃金。

                 

                制圖/孔釗

                 

                  再有不到一個月時間,有“新興市場投資教父”美譽的馬克·墨比爾斯就要過82歲生日了。不過時光顯然沒有擊敗他,這位耄耋老人看上去依舊精神矍鑠。

                  墨比爾斯曾是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研究團隊總裁,直到今年1月底才退休。不過,緊接著他又在3月份宣布成立墨比爾斯資本伙伴公司,這是一家專注于投資新興市場和前沿市場的基金管理公司。這個年紀的創業者并不多見,當然優勢是像他們那么有經驗的競爭對手也沒幾個。墨比爾斯研究新興市場逾40年,管理資金曾高達530多億美元。之前被《晨星》和《紐約時報》多次列為全球最佳基金經理,這也成為他創業的金字招牌。

                 

                投資教父

                  而且從字面意義上講,墨比爾斯的招牌上的金字或許比別人要更貨真價實一些。因為綜觀墨比爾斯的投資生涯,有兩個標簽是繞不過去的,一個是新興市場,另一個是黃金。他鐘愛這兩類投資,但有趣的是,這兩類資產的性質是相反以至互補的,新興市場資產是高風險高收益的投資產品,而黃金則有著天然的避險功能。

                  墨比爾斯身上有著天然的新興市場基因,因為他父母中的一方就來自波多黎各,而且他年輕時也曾在日本京都大學留學,而當時的日本則正處于高速發展期。成長和學習的經歷讓他很早就對新興市場產生了興趣,開始相信如果想參與全球經濟發展最快速地區的成長,就必須大膽地投資于新興市場國家。畢竟全球新興國家經濟成長值遠比發達國家高。而盡管新興國家股市短期波動大,但是由于長期成長動能遠比已開發國家強,長期投資新興國家的報酬收益也較高。

                  墨比爾斯一直是發展新興市場研究領域的重要人物。除了投資外,他還在幫助新興市場發展的國際金融機構工作過。1999年,他被選為世界銀行全球公司治理論壇的成員,擔任私營部門咨詢小組的成員,并擔任投資者責任工作組的共同主席,此外他還曾擔任過世界銀行發言人。

                  關于一個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判斷,墨比爾斯是從踏入國境的第一步就開始投資考察的。“從基礎建設能夠看出政府的企圖心,從人民的素質與心態,則能看出國家每一分子對于未來的態度。”他說:“所以,你隨時隨地都要仔細觀察。”墨比爾斯舉例,走進機場,除了機場的設備之外,“我會特別留意海關的狀況,海關人員與外國人的爭吵是不是很頻繁、海關的英語程度夠不夠好,都是我的觀察重點。某種程度,它反映了這個國家對外開放的狀況,能不能接受新的事物,對海外來的投資資金是否友善。”走出機場之后,“我會開始感受這里的柏油路面是否平整、高速公路的設計是否完整流暢、交通狀況好不好。”

                  在與新興市場的廣泛接觸中,墨比爾斯認識到,新興國家股票市場就像是一顆炮彈,它的爆炸是由于長期被積壓的力量釋放的結果。這種爆炸如果引導對方向,那么可以獲得突破性收益。比如他認為,在近幾個月來出于對貿易戰的恐懼,一些新興市場出現了超賣的跡象,“很多人忘記了這其實是一個開放式的機會“,墨比爾斯說,在他看來一些新興市場貨幣目前”非常非常便宜“,正是進入的良機。

                  當然,新興市場的高收益也伴隨著高風險,如果不慎的話,那么投資者也有可能被“新興市場炸彈”炸傷。“你必須隨時有退出市場的策略。再跟我念一遍:隨時隨地,要維持一條逃生的退路。”墨比爾斯說,而黃金則在很多情況下扮演著逃生通道的作用。

                 

                平衡法寶

                  有強大避險功能的黃金是墨比爾斯用來平衡新興市場資產風險的法寶,他承認一直在監控黃金ETF流入量的增長,以及俄羅斯和中國等中央銀行的“隱形購買”,并準備隨時入手購買這類資產。當然,和很多老牌的“金蟲”一樣,墨比爾斯也對目前的黃金市場心存疑慮。他曾表露過黃金ETF也會存在信譽問題。

                  在黃金領域存在最久的陰謀論之一是,各國寄存在美國地下金庫里的黃金早已無影無蹤,墨比爾斯也對此表示贊同。他表示“實物黃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現在一些擁有金庫的大銀行充當黃金ETF所購買黃金的托管人,托管人一般須接受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監管。包括墨比爾斯在內越來越多的人只是在紐約聯儲儲備金中存儲黃金以換取收據是不合理的行為。“只相信紐約聯儲有你的黃金已經不夠了”,墨比爾斯說,“由于缺乏信任,全球投資者正要求實物黃金保管更透明。”

                  出于對黃金保管不透明的擔憂,從2013年起,德國為首的一些歐洲國家陸續把存在美國的官方黃金儲備運回國內,如果實物黃金保管不能像墨比爾斯所說的做到更透明的話,那么在官方層面上聲勢浩大的“黃金回家運動”可能會繼續持續下去,而在商業層面上,黃金ETF的公信力也會因此受損。而對黃金的信任,則是墨比爾斯的黃金平衡術的根基。

                  此外,墨比爾斯還認為,美聯儲開啟升息通道后并不堅定的步伐也會影響到黃金價格。他認為,由于美聯儲加息緩慢及美元持續疲弱,黃金需求會得到提振。“美元匯率并不強勁,甚至可能下滑。”墨比爾斯還強調了央行購買黃金的前景, “所以如果發生這種情況,黃金會變得更加昂貴。”

                 

                擁抱黃金

                  在過去一年多里,比特幣出盡風頭,成為投資回報率最高的選擇。很多人認為去中心化的比特幣和黃金有共同之處,都是對法幣風險的對沖。但一些著名投資者對比特幣為首的虛擬貨幣卻持懷疑的態度。在今年5月召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股東大會上,“股神”巴菲特就稱比特幣是“老鼠藥”,而他的這種態度也得到了墨比爾斯的贊同。

                  對于不少投資人的新寵虛擬貨幣,墨比爾斯一直持懷疑態度,他認為黃金要比虛擬貨幣靠譜得多,各國政府將開始取締虛擬貨幣,因為虛擬貨幣被用于非法融資,且恐怖組織與販毒集團助長了其漲勢。他說:“加密貨幣正在失控,也將引起各國政府的關注。投資人將回頭擁抱黃金,因為人們懷疑自己究竟能否信任這些虛擬貨幣。”

                  其實,巴菲特和墨比爾斯在一些投資問題上達成共識并不奇怪,畢竟都是出生于“大蕭條”時期及以后的一代人。巴菲特已經88歲了,比墨比爾斯年長幾歲,兩人在風險控制方面有不少共同語言,都從來不會輕視黃金作為避險資產的作用。

                  當然,就和其他一些著名的“金蟲”一樣,墨比爾斯也會犯下對黃金太過樂觀的錯誤。2016年10月下旬,在全球黃金消費大國印度,墨比爾斯曾樂觀地對投資者預測說到2017年底,金價可能還有15%的上漲空間。不過之后市場的走向卻讓這位投資者有些難堪,因為到2017年12月的時候,金價和14個月前墨比爾斯預測的時候基本原地踏步。投資者不但遠離兩位數的受益,還喪失了一年多的機會成本。

                  或許在中國,墨比爾斯會從在印度犯下的錯誤中吸取教訓。

                大會開幕
                焦瑾璞
                姜巖
                趙占國
                翁占斌
                陳玉民
                陳景河
                中國黃金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在北京舉行
                |主辦單位|
                |戰略合作伙伴|
                |首席贊助商|
                |聯席贊助商|
                |黃金之夜贊助商|
                |現場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