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聲音|

                黃金比虛擬貨幣更有投資前景

                ----《中國黃金報》專訪新興市場投資之父馬克·墨比爾斯

                時間:2018年07月31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本報記者 張偉超

                  在長達1個半小時的采訪時間里,新興市場投資之父、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集團執行董事馬克·墨比爾斯只要了杯咖啡,不停地思考,全面講述了黃金以及他熟知的新興市場的故事。

                  中美貿易摩擦、一些地區地緣政治沖突和動蕩等現在人們看來影響當前金價的因素,在馬克·墨比爾斯看來并不是真正的危機。他認為上世紀的亞洲金融危機才是真正意義全球范圍內的危機。

                  “美國股市已經實現了15年的一個‘長牛’,它的股市不斷上漲也體現出過去這些年一直沒有大的危機發生。這也是為什么黃金價格并沒有顯著上揚,當然危機總是會到來的,可能不用等太久。”馬克·墨比爾斯認為,真正的危機已經在路上。

                  同時,虛擬貨幣的大量涌現,使得市場貨幣供給量變得越來越難以估量,在現有的貨幣秩序受到一定影響的背景下,黃金備受人們關注。馬克·墨比爾斯信不過網絡資產,也信不過虛擬貨幣,即便是黃金,也要存在于某一個實際地點并且是看得見、摸得著的黃金。

                  這就是馬克·墨比爾斯真正信賴的黃金。“在美元的鈔票上面就印有‘我們信任上帝’這句話,其實我們可以稍微改一個字母就變成‘我們信任黃金’。”馬克·墨比爾斯的話留給記者深刻的印象。

                  采訪亦如此,要在雙方認識和彼此信賴之后,才可以順利進行。《中國黃金報》記者和馬克·墨比爾斯的交流就從相互信任開始。

                 

                馬克·墨比爾斯接受《中國黃金報》記者專訪。

                 

                黃金更有投資前景

                  《中國黃金報》:馬克·墨比爾斯先生,你是從哪一年開始關注黃金的,您對黃金有什么樣的認識?

                  馬克·墨比爾斯:要說起關注黃金,時間非常長了。我在開始關注股票之前就開始關注黃金,尤其是黃金擁有保值的特點,所以我已經關注它很久了。特別是現在我們知道市場涌現了許許多多的貨幣,但讓我們更難以去估量到底有多少貨幣供應,因為原來我們可以通過M1、M2這些經濟指標來判斷到底有多少貨幣供應,但現在涌現了許多網絡虛擬貨幣,讓我們很難看清到底有多少貨幣供應的總量,我覺得在這樣一個新的時期,黃金的儲值價值可能會受到更多關注。

                  就像有句老話一直說的:“劣幣驅逐良幣”,現在我們可能正在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景象:一些網絡虛擬貨幣正在驅逐著其他的貨幣,人們對于這些新貨幣的價值會更加關注。

                 

                  《中國黃金報》:加密幣和黃金哪個更有投資前景?

                  馬克·墨比爾斯:當然是黃金。一方面因為全球各國政府不會允許加密貨幣來取代自己本國貨幣的,除非他所采用的這個加密貨幣是和自己的本國貨幣緊密掛鉤的。我們看到,有許多國家推出的加密貨幣也是基于自己的主權貨幣的或者兩者緊密綁定的。當加密貨幣越來越流行或者越來越多地被使用的時候,各國政府肯定會把它禁掉,現在中國政府已經禁止了加密貨幣在中國地區的交易,相信不久之后其他國家也會跟隨中國的腳步。

                  另一方面,加密貨幣、虛擬貨幣的重要意義在于轉賬,或價值財富的跨境流動、轉移,當財富轉移到市場最終結點的時候,你一定還是要兌換回一個主權貨幣的,那時加密幣在與法定貨幣兌換的時候就會出現問題了。比如,我有一位朋友是從事比特幣虛擬貨幣交易的。他同時在香港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和韓國的虛擬貨幣交易所進行交易,獲得大量收益。最終他要把錢從韓國運回去,只能先把比特幣換成韓元,當時在賓館有一個房間的韓元,這么多韓元怎么能帶出境呢,因為韓國有外匯管制的,這就是一大問題。最后,需要有20%的中介費用才把這筆巨款轉移,這是加密貨幣發展當中會遇到的問題。

                  當然,如果大家去超市購物或者去餐廳消費的時候,可以接收加密貨幣,那么自然這個情況就不一樣了。現在也有人愿意去收加密貨幣或者說用加密貨幣進行一些支付,但還不是那么普及。其實,加密貨幣的崛起背后暗含的是人們對于官僚體制或政府的不滿,選擇加密貨幣也是他們表達不滿的一個方式。我們也可以看另外兩個事件,美國總統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公投的通過,這也都是人民表達對于當時政府和官僚體制的不滿的一種方式。長期來看,我并不看好加密貨幣。

                 

                改個字母為“我們信任黃金”

                  《中國黃金報》:人們對政府及官僚體制的不滿,也包括對現有以美元為主的信用貨幣體系。于是,世界上呼吁建立一種與黃金掛鉤的新貨幣體系。假設個例子,加密幣掛鉤黃金會不會贏得人們的喜愛,你對此怎么看,這種掛鉤于黃金的貨幣有沒有前景?

                  馬克·墨比爾斯:其實這會帶來巨大的問題,我本人是不太看好,因為加密貨幣其中一個關鍵問題就在于它所使用的區塊鏈技術是沒有一個中央機構去進行監管,或者它沒有這樣中央銀行類似機構監管機制的,一旦出現了什么差錯或者有哪個方面出了亂子,最終沒有人來為此負責。如果最終你的錢被盜走或者被黑走,找不到人來賠償你。

                  在黃金方面,比如說世界黃金協會或者是哪個機構出面說我是最終負責的,對這個規則有最終裁決權力,只有這樣的一個機構和機制才能得以運行。當然區塊鏈技術的倡導者們說,我們的技術是非常安全的,是完全不會出任何差錯的,但是在我看來,這個完全是不靠譜的。

                  比如,我一個朋友去參加位于美國拉斯維加斯的黑客大會,現在的黑客手段特別高超的,連政府重重加密的網站、數據庫都能黑進去,更不用說是加密幣了。所以在未來一定要有一個這樣的機制去防范,如果出了任何差錯,到底應該由誰來負責,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基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沒有銀行的加密幣也是沒有辦法行得通。

                 

                  《中國黃金報》:以黃金作為最終清償手段,就是黃金對虛擬貨幣負責,比如設立一種新的幣種——A幣,對應的是0.1克的黃金,那么我交易A幣最后以黃金來償付,這種是完全沒有國界,沒有國家來管控的。

                  馬克·墨比爾斯:這當然是一個非常好的設想,但最終的問題是要解決網絡安全,也就是確保這樣的機密文件、關鍵文件不被黑客盜取,包括交易流程不被任何干擾,這樣的機制才能行得通。如果說電腦出現任何故障,你這筆財富就丟失了,因為之前出現過這樣的情況,比如有人所有的加密貨幣都是存在自己的電腦里,電腦丟了,這一大筆財富也就丟失了。

                  對于我來說,還是更傾向于有實體的資產。我沒有辦法去理解為什么很多人傾向于把自己所有的資產都放在一個電腦文件里面,如果電腦文件壞掉了或者被盜取了不就丟了?就算是黃金,也要存在于某一個實際地點并且是看得見、摸得著的黃金。

                  其實,這背后最核心、最根本的還是信任。如果你相信這樣的機制,確實也是行得通的,如果大家一旦失去信任,各種麻煩和危機也就接踵而至,在美元的鈔票上面也就印有“我們信任上帝”這句話,其實我們可以稍微改一個字母就變成“我們信任黃金”。

                  以前,你拿一張美元紙鈔可以到銀行中去換取一定重量的黃金,在尼克松總統宣布了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后,美元從此解除固定匯率,之后的發展和演變也就隨之而來,當然這一切最根本的還是在于信任。

                 

                開放的視野主動融入世界

                  《中國黃金報》:不知道你多久來一趟中國,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經常關注中國的黃金市場。在你的眼里中國黃金市場發展潛力是怎么樣的,未來是否會有更多的國際投資者參與到中國黃金市場?

                  馬克·墨比爾斯:其實,中國作為世界上非常重要的黃金生產大國,在國際黃金市場已經扮演著重要角色,未來它對于整個國際黃金貿易肯定也會扮演著重要的作用。至于說具體會發展到什么樣的情況,也是更多取決于市場開放程度。比如說,中國政府到底會允許多少人進入中國來購買黃金,購買之后又會允許他們把多少黃金能帶出國,這也取決于政府市場監管和其所出臺的一系列政策,它會決定到底市場會朝什么方向發展。

                  另外一方面因素可能是,中國還需要建立質量方面的標準。其實這種情況不僅出現在中國,包括印度在內的其他國家都會出現由于黃金質量、黃金純度方面出現的問題而使交易者或者購買者蒙受損失。如果中國有相關政府機構或權威部門出臺相應的質量標準,并且很嚴格地執行確保黃金的品質和純度都能夠達標,再加上之前所說的市場準入政策,這會使中國市場在未來變得非常有吸引力。

                 

                  《中國黃金報》:還有一個非常熱的話題,“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提出來的,那么我們黃金行業的口號就是“一帶一路”黃金先行,因為黃金的開采、加工和冶煉不需要“一帶一路”沿線地區提供多么好的設施,黃金產業可以更好地帶動當地經濟發展。據你對新興市場國家的了解,中國黃金礦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應該注意什么,黃金市場的發展能夠給當地提供哪些有利的幫助,是他們最需要的?

                  馬克·墨比爾斯:相信中國的黃金企業在這方面懂得要比我多,簡單的幾個建議:第一,金礦開采得不要太深,因為這是南非金礦所面臨的問題。挖得太深,工人作業環境會非常炎熱,要工作幾個小時再歇幾個小時,要有冷卻設施,才可能保證他們安全,所以不要挖的太深;第二,要找那些易開采的礦脈,不需要加太多有毒、有害的化學試劑就能夠提煉和冶煉的黃金礦石是最理想的。黃金冶煉主要用的化學物質是氰化鈉,雖然它是有毒的,但這也是對環境影響比較小的一種處理方式;第三,重點關注當地國家的外匯管制政策,因為最終你開采出來的黃金也好,所換成的外匯也罷,是否讓你帶出境,這是需要關注的一點。

                  其實,現在不管是黃金還是其他礦種,礦業行業都面臨著一方面是提升環保技術水平,盡量減少環境影響;另外一方面是提升社會責任,更加關注于工人待遇、安全健康。這兩個方面:一個是環境一個是對社會影響,是中國黃金企業“走出去”需要特別小心的,而且最好是在一開始就把這兩個問題考慮到并解決掉,不然這會造成很嚴重的問題。

                大會開幕
                焦瑾璞
                姜巖
                趙占國
                翁占斌
                陳玉民
                陳景河
                中國黃金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在北京舉行
                |主辦單位|
                |戰略合作伙伴|
                |首席贊助商|
                |聯席贊助商|
                |黃金之夜贊助商|
                |現場贊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