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ayyme"></td>

    我國黃金市場19年國際化歷程綜述

    時間:2021年04月30日     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

      在這乘風破浪的19年中,我國黃金市場國際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黃金話語權從無到有,分量漸增,我國黃金市場已經成為國際貴金屬市場的重要一極。

     

     

      從2002年我國黃金市場正式開放,隨著上海黃金交易所國際板業務不斷創新、“上海金”的推出、中資銀行參與LBMA(倫敦金銀協會市場)的價格機制運作等,在這乘風破浪的19年中,我國黃金市場國際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黃金話語權從無到有,分量漸增,我國黃金市場已經成為國際貴金屬市場的重要一極。

     

      開放:國際板先試先行

     

      中國黃金市場開放至今,一步一個腳印,在國際黃金市場中走出了自己的“花路”。新中國成立以后至改革開放以前,黃金一直處于國家管制中。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黃金市場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由弱到強的發展歷程。從1982年熊貓金幣的發行開始,國家逐步取消一系列的管制,直到2002年上海黃金交易所成立成為了中國黃金市場開放的重要標志,也標志著中國黃金生產、消費、流通體制從“統購統配”的政策管理走向了市場化。

     

      伴隨著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建立以及相關配套政策的陸續出臺,上金所緊緊抓住“擴大金融服務對外開放”以及自貿區先行先試的發展契機,充分發揮政策優勢、區位優勢和自身的資源優勢,于2014年9月18日推出國際板。國際板的上線使國際投資者可使用離岸人民幣直接參與上金所交易,實現了我國首個金融要素市場的對外開放;同月,完成了第一筆黃金進口入庫手續。

     

      上海黃金交易所國際業務板塊,即通過在上海自貿區成立全資子公司一上海國際黃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集中管理上海黃金交易所對外開放業務。吸引境外的商業銀行、產用金企業、專業投資機構和個人等各類型的投資者,參與上海黃金交易所以人民幣報價的貴金屬及相關衍生品交易,由上海黃金交易所提供相應的交易、清算、交割和轉口服務,實現上海黃金交易所向國際化轉型,推動國內黃金市場對外開放。

     

      2015年1月5日,國際板詢價業務上線;7月10日,與香港金銀業貿易場“黃金滬港通”正式啟動;10月12日,國際板庫存充抵保證金業務。

     

      自國際板推出后,業務發展迅速,成交規模從2014年底的450多億元增加到2020年的8.26萬億元;在上金所交易總規模中的占比從2014年不到1%增長到2020年的近20%;國際會員從2015年的40多家,已經增加到今天的89家;國際板進口黃金在中國黃金進口總量的占比從2014年的幾乎為零增長到2020年的接近四成。

     

      黃金國際板的運行,使黃金市場成為我國第一個對外全面開放的金融市場,同時也有利于人民幣國際化。

     

      發聲:“上海金”橫空出世

     

      我國雖然是黃金第一大進口國、生產國和消費國,但我國是全球第三大黃金交易市場,排在英國和美國之后,國際黃金定價權被倫敦和紐約所掌握。我國黃金市場相對起步較晚,缺乏在國際黃金市場中的定價權和話語權。在國際黃金市場上發出“中國聲音”是大勢所趨。

     

      全球最重要的貴金屬市場,一個是美國的期貨金銀市場COMEX(紐約商業交易所),一個是倫敦的現貨金銀市場LBMA。這兩個市場的交易,決定了全球貴金屬市場的價格。倫敦現貨金銀價格更是全球貴金屬貿易的基準價格。

     

      為反映中國實體黃金行業的價格訴求,2016年4月,上金所推出“上海金”基準價定價機制,它是全球首個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基準價格,采取上金所1公斤金條標準、全市場參與、公開透明競價的方式形成每日“上海金”價格向全球發布。“上海金”交易市場的確立不僅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舉措,也是爭取國際金融市場話語權的關鍵嘗試。

     

      2017年,上金所授權迪拜黃金與商品交易所推出以上海金為定價基準的黃金期貨合約正式上線,這也是以人民幣為計價單位,以“上海金”為基準價的合約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首次應用。迪拜黃金與商品交易所“上海金”期貨合約的推出為全球各地的投資者們投資最大的黃金市場開辟了一個重要的交易通道,使得投資者們可以間接參與到擁有超過1000萬個機構客戶,830萬個人客戶和55個認證金庫的黃金市場。

     

      2019年,上金所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聯合推出滬紐金NYAuTN合約,合約基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黃金期貨亞洲現貨價格,采用保證金交易,以人民幣計價,合約規模為100克/手。上金所與芝商所的合作是全球最大的黃金現貨和期貨市場間深度合作,將切實推動境內外黃金市場的合作融通,為境外投資機構使用人民幣參與國內金融市場交易,以及國內投資者使用人民幣間接投資國際黃金市場提供雙向便利,有效提升人民幣黃金定價的全球影響力和中國黃金市場的國際話語權,助力人民幣國際化。

     

      隨著“上海金”的出現,世界黃金價格的定價權發生了變化。國際黃金市場逐漸形成了上海金與倫敦金、紐約金國際黃金定價權三足鼎立的格局。

     

      同時,為加強中國與國際市場的聯系,使得黃金價格更好地反映中國的供需狀況,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交通銀行、浦發銀行、平安銀行、民生銀行等多家中資商業銀行相繼加入LBMA,成為LBMA黃金定盤商,參與到全球最大的現貨黃金場外市場和全球現貨黃金的定價中心的價格機制運作中,我國在國際黃金定價中“聲音”也越來越響亮;同時中資商業銀行成為境內、境外金融機構開展黃金業務溝通與合作的橋梁,有效支持“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實體經濟發展。

     

      求變:“黃金之路”新路徑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黃金資源豐富,需求旺盛,擁有多層次的產用金市場,蘊含豐富的市場潛力,但這些國家在供給層面,無論是產能,還是設計理念和加工深度,存在一定差距。

     

      2019年,上金所啟動“黃金之路”項目,整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用金需求,促進市場互聯互通。該項目旨在利用上金所全球第一場內交易場所的品牌效應和國際板公開透明、高效便捷的國際化交易平臺,通過模式創新和流程再造,探索出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黃金市場合作新模式,實現中國優質的黃金加工制造產能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黃金產業的有效對接,推動中國黃金制造產業產能輸出,促進中國黃金產業集群發展和中國黃金市場的產業升級。目前,“黃金之路”項目共有“黃金租借+珠寶加工”、標準金錠加工復出口、“滬澳黃金之路”三種業務模式。

     

      “黃金租借+珠寶加工”模式指上金所依托國際板全面對接“一帶一路”黃金生產商的實物需求及境內黃金珠寶加工商的優質產能,并為參與各方提供交易、清算、倉儲運輸等相關服務。這既為境外黃金生產商參與中國黃金市場建立了便捷的渠道,降低其開展加工貿易業務中原料金的資金占用,使其享受由中國完善的黃金產業鏈和制造能力帶來的更低成本、更高品質的黃金飾品。

     

      2019年8月,上金所國際板開展了首筆“黃金租賃+珠寶加工”業務。國際會員MTS通過國際板平臺與大華銀行開展租借套保業務,并將租借黃金委托國內首飾加工企業周大福集團加工,成品出口至泰國,實現了600萬元黃金首飾的進口加工出口全流程業務。這一業務模式的推廣,將進一步凸顯中國黃金國際板功能,吸引“一帶一路”沿線黃金市場參與者向中國市場集聚,打造區域黃金交易和倉儲轉運中心,助力黃金市場國際化發展。

     

      標準金錠加工復出口模式指具有國際板倉庫入庫資格的國際會員,可委托境內精煉商開展標準金錠加工,并將加工后金錠直接存入國際板倉庫進行交易。有需求的國際會員可以直接在國際板買入后進行進口或轉口業務。2020年,上海黃金交易所國際會員金山(香港)國際礦業與上海自貿試驗區分行通過上金所國際板完成了首筆標準金錠加工復出口業務,并完成了首筆iAu99.5合約、標重12.5公斤的標準金錠大宗交易。

     

      2020年1月,上金所聯合中國銀行推出“滬澳黃金之路”項目。在這一項目下,以澳門為創新起點,境外客戶使用澳門分行當地賬戶即可入市交易,進一步提高了資金效率,降低了境外投資者參與國內黃金市場的成本,促進國內外黃金市場的合作融通。此外,“滬澳黃金之路”項目通過澳門聯通葡語國家市場,打造“一帶一路”黃金之路葡語市場輻射圈的新起點,是以黃金市場的國際化拓展促進澳門與內地市場協同發展的新路徑。

     

      歷經十九載春秋,我國黃金市場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和市場,必將把握金融開放的歷史機遇,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不斷提升國際化水平,持續輸出“中國價格”,努力將自身打造成具有重要國際影響力的中國黃金交易市場,助力人民幣國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