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珠寶>訪談

                用珠寶的方式來表達藝術品的全新境界

                --訪Henry Huang珠寶品牌創始人黃建民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01-15作者:孫涵


                  藝術與珠寶向來密不可分。2018年,“ARTRIUM 周大福藝堂”正式推出,其品牌名ARTRIUM一詞糅合ART(藝術)與ATRIUM(中庭),中文名“藝堂”,借此將周大福品牌切入高端珠寶領域。

                 

                  2020年10月,I Do攜手意大利當代藝術家、“視覺詩歌”大師羅里斯·切吉尼(Loris Cecchini),在北京藍色港灣購物中心共同打造全新I Do藝術珠寶空間。這是繼2016年上海I Do·洹藝術空間和2019年I Do北京新中關珠寶藝術概念店之后的第三個藝術珠寶空間。

                 

                  但I Do所為只能算珠寶的藝術營銷,周大福藝堂雖然其中藝的成分占比很重,但依舊不算是嚴格意義上的藝術珠寶。

                 

                  什么才算是藝術珠寶?

                 

                  藝術珠寶的靈魂

                 

                Henry Huang珠寶品牌創始人黃建民

                 

                  Henry Huang珠寶品牌創始人黃建民認為,藝術珠寶首先應是“藝術”,其次應該符合高級珠寶的特性,即由藝術家借由珠寶這一載體進行藝術表達的作品,既要有藝術性,還要有公認的收藏價值。且當藝術和珠寶出現沖突時,要首先顧及作品的藝術性,這才算得上真正的藝術珠寶。

                 

                  Henry Huang珠寶目前已經推出了一系列由黃建民和各界藝術家聯合創作的藝術珠寶作品,其中包括與中國著名當代藝術家江衡聯合創作的《繁花似錦-珠寶狗》、聯手著名當代藝術家蒼鑫創作的《奇花異草-珠寶魚》、聯手臺灣藝術家丁三光合作的《珠寶蜻蜓蝴蝶羽毛》。據黃建民介紹,明年還將推出兩件重磅作品,一件將于明年參加美國紐約藝術展,另一件則將在歐洲某頂級博物館展出。

                 

                  純粹心“玩”心態

                 

                  黃建民認為,與藝術品的跨界融合,必定是珠寶服裝等時尚產業未來的發展模式之一,但做珠寶藝術品,很重要的一點,是不能把藝術品做成工藝品。傳統的商業珠寶和工藝珠寶的出發點是市場需求,它的創作邏輯是市場導向,終極目的是成交。而藝術珠寶的邏輯則完全相反。

                 

                  藝術珠寶的創作者最需要考慮的就是自我需要,所以藝術家可以自由地探索各種可能性,自由地表達自己的觀念,甚至不局限于物質形式,它的終極目的是藝術家內心的表達和共鳴。為了保證這種狀態,黃建民始終保持著一種“玩兒”的心態,用順其自然的心態玩著做有意思的珠寶,他內心希望能玩出格局,玩出空間,玩出自然想要的世界,如果未來達不到預期,那么就希望玩得開心。

                 

                  還有許多當代藝術家和評論家認為珠寶與當代藝術有一些天然的隔閡,他們認為藝術不應該用一些太奢華太貴重的東西來表達,黃建民旗幟鮮明地反對這一觀點。他認為材料本身沒有貴賤之分,有這種想法就是違背了我們當代藝術解放思想、打破框框、努力創新的初衷。黃建民表示:“正如薩爾瓦多·達利說,‘我的藝術涵蓋物理學、數學、建筑學、核科學、精神病學,還有珠寶’。我做珠寶的出發點是——抗議那些強調材料價值的平庸珠寶。”只要堅持藝術的內涵,則不必局限于設計,不必局限于材質和工藝,創作者的思想更不可自我局限。

                 

                  學生物工程出身的黃建民不停地強調:“寶石在我眼里不是冰冷的石頭,也不是昂貴的珠寶,而是一種達成藝術的媒介,是有溫度的生命。”所以做藝術珠寶一定要耐得住寂寞,他說自己喜歡的珠寶設計大師,很多都極度低調,幾乎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采訪,沒有所謂品牌,店也沒有標牌,沒有營業時間,甚至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他,但他們的作品基本只會在拍賣場上出現,擁有大量高端的忠實粉絲。他認為,創造過程中不能看所謂的大數據,不能看潮流,不能跟著大眾走,要用心發掘寶石本身的特質,并根據這種天然特質,把自己的思想體現在作品上。

                 

                  在做Henry Huang藝術珠寶之前,黃建民創辦的明將瑯珠寶,主要立足于番禺充足的寶石資源和領先的珠寶設計及珠寶工藝,為各大珠寶零售品牌商、珠寶會所提供產品的研發設計跟生產,也基于超高的工藝水平為國內很多高端客戶做高端定制,這一切都構成了Henry Huang藝術珠寶的基礎。

                 

                  幾年過去,Henry Huang珠寶從最初跨界復刻藝術家作品,再到與藝術家聯手共創藝術,藝術化的表達正逐步變成其品牌內核的一部分。目前,雖然還沒有實現贏利,但黃建民依舊以十二分的熱忱進行投入。他說:“我不考慮短期的利益問題,不考慮經濟因素,不考慮商業因素,只考慮為理想為興趣而做,只希望能夠努力打破自己原來的框框,超越個人的過去,在自己能力范圍內做到極致。”

                 

                  走難走的路 尋最真的心

                 

                  黃建民清楚地知道,自己選擇的這條路很難走,時間周期很長,投入的精力和資金也很多,也很難很快見到效果。但他依舊認為,路雖然難走,可能沒人走,但有可能是未來最好的發力點。他對Henry Huang珠寶的期望,是能夠成長為中國內地第一個做珠寶藝術品的品牌,用珠寶的方式來表達藝術品的全新境界。

                 

                  他認為,在過往和藝術家合作的過程中,自己個人的藝術感覺也越來越好,目前也開始創作純個人的作品,這些作品將基于他大學所學的生物工程學的基礎邏輯,結合志怪神話科幻類天馬行空的文學作品,創作一些表達DNA變異的珠寶藝術品,向世人表達“眾生平等”的理念。

                 

                  黃建民說:“人類也好,動植物也好,都是大自然造物的結果,人類不應該有任何的偏見,要愛護自然環境,要愛護不同物種。”

                 

                  疫情下生意難做,有很多同行說要做便宜的珠寶,黃建民認為,這是錯誤的觀念,高端消費者受經濟環境的影響最小。貴的珠寶有沒有人買,關鍵在于產品是不是原創,設計和工藝有沒有做到最好,是否具有故事性和思想內涵,有沒有獨特的風格和品味,稀缺性如何等等。

                 

                  未來,黃建民計劃和更多的當代藝術家合作,也計劃成立一個Henry Huang珠寶藝術空間,完全以藝術的概念來陳設和表達,展現最大膽、最天馬行空的藝術珠寶作品。

                56.9K
                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