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珠寶>深度

                珠寶教育如何為行業賦能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1-06-24作者:郭士軍


                  不可否認,行業對人才需求的理念與高校教育之間存在一定矛盾。這種矛盾使得高校與企業之間圍繞著人才培養而互相有怨言——企業怪高校培養的人才無法“立即上手”,而高校則責備企業選人苛刻,人才培養不可能“立刻生效”。

                  無論是站在高校角度還是行業角度,都不能太過“顧己”,而是需要秉承“求同存異”的原則,通過產教融合的深度合作,把教育與就業之間的“耦合度”鏈接得更為緊密一些,共同推動產業創新式發展、教育縱深式改革。當下,珠寶業產教融合迎來了新的歷史機遇,高校和企業需攜手并肩前行,牢牢把握住新時代的這一重大歷史機遇。

                 
                  教育,在現代漢語詞典中的釋義為:按一定要求培養人的工作,主要指學校培養人的工作。而教育的類型多種多樣,有初等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及成人教育等,不勝枚舉。無論是哪種教育類型,無一不是為社會發展需要而培養特定的或綜合型的人才。
                  聚焦服務黃金珠寶行業領域的教育,主要有高等本科教育和職業教育兩大類。高等本科教育側重于學術性知識的傳授,而職業教育側重于實用性技能的訓練。這兩種教育雖然各有側重,但都注重培養全面、復合型人才,即兼顧學術性與實踐性。
                  6月,是屬于畢業季的時節。教育與就業自然成為時下人們關注的熱點話題。畢業去哪?企業對人才招聘有什么新需求?教育賦能行業發展有什么新的訣竅?近日,記者深入一線,對各大珠寶類院校院長、專業負責人,生產及品牌企業進行了深度采訪,描繪了一幅畢業生就業流向的基本“畫像”,也全面了解了當下珠寶教育在培養專業領域人才的先進經驗。各類珠寶院校在培養行業人才需求方面都有一套自己的核心本領和優勢,為行業輸送了一批又一批給力的人才,但囿于各方面的復雜因素,一些特定崗位仍然有不小的缺口。這些尚未補齊的缺口正是珠寶行業教育亟待解決的難點和痛點。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職業教育格外引人注目。職業教育領域將迎來黃金發展階段。
                  
                  職業教育的春天真的來了
                  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職業教育前途廣闊、大有可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職業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職業教育前途廣闊、大有可為。要堅持黨的領導,堅持正確辦學方向,堅持立德樹人,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入推進育人方式、辦學模式、管理體制、保障機制改革,穩步發展職業本科教育,建設一批高水平職業院校和專業,推動職普融通,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大制度創新、政策供給、投入力度,弘揚工匠精神,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社會地位,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撐。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在職校師生中引起熱烈反響,大家紛紛表示,在今后工作、學習中,要以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精神為指引,努力弘揚大國工匠精神,深刻認識自身責任,認真學習專業知識、掌握專業技能,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貢獻一份力量,不負青春,不負韶華,不負時代。
                  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鄭敬詒職業技術學校副校長陳義明表示,這是職業教育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職業教育類型化發展的一次全民總動員,是職業教育使命擔當的一次徹底激發;體現了黨和政府對職業教育的高度重視、對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科學部署和建設新時代教育強國的雄韜偉略。
                  “我們將高標準高質量貫徹落實職業教育改革發展項目,深化校企合作、產教融合,聚焦‘崗課賽證’全面育人。明確辦學定位,科學制定人才培養方案,繼續鞏固中職辦學基礎,切實做好已有的珠寶、數控、模具等專業‘五年一貫制’的中高職一體化人才培養,在確保人才培養質量的前提下,努力提升人才培養層次。”陳義明說,“繼續深化‘三教改革’,立足教師、教材、教法等三個層面,聚焦于教師發展的‘大城工匠型’職教名師隊伍建設、聚焦于教材建設的‘校企融通式崗位課程開發’、聚焦于教法改革的‘職業教育課堂革命’。全面推進‘1+X’證書考核工作,繼續加強已有珠寶、電商、機器人等專業考證工作,同時努力拓展機械、數控、模具等加工制造類專業的考證,并通過課證融通、賽證融合等形式,全面優化技能人才培養模式。”
                  遼寧地質工程職業學院院長孫桂芳表示,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工作的重要指示在遼寧地質工程職業學院引發熱烈反響。隨著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逐步推進,職業教育止步于專科層次的“天花板”被打破,職業教育的吸引力顯著增強,可以預期,未來一定會有更多的人認可職業教育。同時,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更加科學,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畢業生在升學、求職、工作待遇和職務晉升等方面也將享有更多、更平等的機會。
                  遼寧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北方黃金珠寶學院黨總支書記兼執行院長趙東明有同樣的感慨。“職業教育雖然已經蓬勃發展近20年了,但給人的印象還是停留在‘低學歷’。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對于整個高職教育體系來說無疑是一個福音。”趙東明說,“長期以來,職業教育不受社會重視,學生在就業的時候還會因為學歷被‘卡脖子’‘設門檻’,錯失很多工作機會。而隨著國家現代職教體系的完善,發展職業本科教育,技術人才有了高學歷的保障,社會地位得到認同,職業教育的吸引力也將不斷提升,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就業方向自主擇校,學歷不再成為一個障礙。”
                  2019年底,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職教20條)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職業教育的發展迎來大好時機。
                  習近平總書記在對職業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穩步發展職業本科教育,建設一批高水平職業院校和專業,推動職普融通,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反觀當下,高職升本的進程在不斷推進。今年5月底,經第七屆全國高等學校設置評議委員會專家考察和評議,并經黨組會審議,擬同意貴州大學科技學院等25所獨立學院轉設為獨立設置的本科學校。職業教育越來越受到重視。
                  職業教育的春天真的來了。深圳技師學院珠寶學院院長王驚濤表示,以前職業教育總給人學歷低的感覺,現在職業教育從中專、技校到大專、本科的路已經打通了。職業教育是和普通教育并行的同等重要的教育類型,職業本科提供了新的升學通道,對于家長和學生來說,就讀職業院校,也可以讀到本科甚至將來更高的學歷,這對個人的職業生涯規劃都將產生重大的影響。
                  6月7日,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初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草案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草案著力解決職業教育領域突出問題,推動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草案突出就業導向,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和促進就業質量提升,為進一步深化職業教育改革提供法律基礎。
                  立法規定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無疑會為職業教育的發展注入“強心劑”。尤其是隨著我國進入新發展階段,產業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不斷加快,各行各業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越來越緊迫,而在政策利好發酵下,職業教育行業必進入黃金發展期,助推職業技能人才持續迸發活力。

                  畢業生就業流向畫像
                  與高等本科教育培養的通識性人才不同,職業教育側重于培養特定型人才,且人才培養往往有著濃烈的地域性屬性。以深圳為例,深圳是全國乃至全球最重要的黃金珠寶集散地,集生產、批發、設計、品牌、運營等于一體,是名副其實的珠寶“重地”,全國七成以上的黃金珠寶都源自深圳水貝。得益于強大的行業優勢,深圳當地有不少珠寶類院校,如深圳技師學院,于2002年成立了珠寶學院,10多年來植根于黃金珠寶首飾行業,取得了飛速發展。
                  職業院校畢業生離“市場”更近,他們的實踐技能更加突出,在擇業傾向方面,普遍側重于“先就業”。在這些畢業生的就業選擇中,主要涉及營銷崗位、設計崗位、鑒定崗位、制作與加工崗位等,其中以營銷和設計崗位為最多。且職業院校畢業生往往側重于所學專業的就業領域,呈現出一種“所學即所做”的顯著特征。不過,就制作與加工專業的學生來說,他們往往不傾向于去工廠“報到”。
                  部頔是河北地質大學寶石與材料學院產品設計專業的應屆畢業生。5月底,她順利通過了畢業答辯,之后將入職夢金園黃金珠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學設計專業出身的部頔,并沒有選擇設計方向的職位,在她看來,這完全出于個人的選擇和職業規劃。“我應聘的是一個運營崗位,我覺得這個崗位非常適合我,也適合我的職業規劃。我的目標是在幾年之內做到區域經理的職位。”部頔說,“我也在設計崗位實習過,但這個崗位不太適合我。我自己設計的首飾偏向于藝術方向,與商業首飾設計要求不太契合。”
                  和部頔有類似感觸的畢業生還有很多。學設計出身的畢業生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沒有選擇設計領域的職業,這種現象在其他各個專業的畢業生中都并不新鮮。在選擇就業時,興趣便是應屆畢業生首選的就業方向。

                 
                 
                  記者在對國內多個珠寶類院校師生采訪時發現,高等本科教育(珠寶方向)的畢業生在選擇就業時,除選擇繼續深造及在其他領域就業外,質檢機構、生產及零售品牌珠寶企業是這類畢業生就業最多的選擇。整體來看,70%~80%的畢業生選擇在業內(珠寶圈)工作。對此,河北地質大學寶石與材料學院創院院長王禮勝認為,主要原因有三點:一是師資隊伍方面的原因。老師們對教學的激情傳導至學生,使學生也能夠最大程度地了解并熱愛這個行業。二是教學條件的優勢。學生們能夠深度地接觸珠寶設計、加工、檢測、銷售等各個環節,了解自己所學的專業是做什么工作的,把理論與實踐很好地結合了起來。三是實習與社會實踐的助力。學生可以實地了解并正確認識這個行業,能夠真正愛上這個專業及這個專業所帶給他的幸福感。
                  無論是從就業率來看,還是從珠寶圈領域實際擇業的畢業生比例來看,珠寶教育的成果和成效似乎都可圈可點。但反觀市場需求,當下珠寶教育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尤其在行業快速發展、轉型升級的大背景下,黃金珠寶行業對人才需求有了一些新變化。
                  以周大福為例,當前其最為急需的人才主要涉及數據分析崗、營銷項目崗及門店運營管理崗等。周大福珠寶金行(深圳)有限公司招聘經理梁端表示,近幾年,企業人才需求在不斷變化。展望未來,職能型人才需求量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會從一線城市往二線城市遷移;一線銷售人才需求量集中度會在四五線城市或者一、二線城市的郊區位置。
                  通過近幾年對應屆畢業生招聘的經歷,梁端有很大的感觸。梁端說,當前,應屆畢業生對學歷越來越重視,更多的人選擇考研考博、專升本等;其就業越來越集中在學校所在的城市或者一些一線城市,準一線城市甚至是二線城市,對于三、四、五線城市的就業傾向越來越低。
                  相對于以前,“95后”和“00后”的畢業生對工作的要求更高,不僅看重薪水,也看重行業發展,企業培訓等。
                  人才歷來是企業的核心資產,而在現在數字化時代,數字化人才成為“商業新貴”。“數字化和CX(客戶體驗)領域的人才是我們最為急需的。數字化領域的高端人才,也可以算得上是在國內零售電商行業崛起的新興熱門崗位,這在全球范圍內都會受到企業的格外青睞。”河北曼都珊珠寶首飾有限公司人事總監程若文說。
                  BOSS直聘去年發布了《2020上半年直播帶貨人才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直播經濟” 業態主要崗位的人才需求量達到2019年同期的3.6倍。在直播帶貨產業鏈中,直播主播、運營和選品是目前行業中人才需求量最大的3個關鍵崗位。電商促銷節日期間,直播帶貨主播和直播運營兩大崗位的需求量高達去年同期的11.6倍。
                  “未來企業招聘將以帶貨主播為主,這不同于唱歌跳舞、繪畫創作的才藝主播,當下最火爆的電商主播,其關鍵要求是能帶貨。且美妝、服裝、零食、家居百貨、珠寶奢侈品等,不同行業對主播氣質、專業背景的要求也完全不同。目前,直播帶貨領域中最吸引眼球的主播崗位從業者,主要以年輕女性為絕對主體。”程若文說。

                  珠寶教育為行業賦能 企業也要“溫和”接納
                  展望未來,在珠寶行業快速發展的當下,珠寶教育應該如何為行業賦能?對此,各大院校院長給出了自己的思考,而其中較為統一的認識集中在“產教融合”。
                  上海建橋珠寶學院院長劉銜宇認為,產教融合是一個可行道路。“通過采納行業提出的建議、利用行業資源引導學校的教學,例如直接與企業合作,將部分課程安排至企業內開展,并且邀請資深行業從業人員到學校講座授課,將就業后的場景前置到大二或大三學生的第一課堂,甚至于第二課堂,讓學院教授的課程更貼合今后就業的實際情況。”劉銜宇說,“高校教師在教學的過程當中也不能一味進行知識的傳授,還要注重學生對技能的了解,珠寶高校需要結合自身的條件,更多地與行業聯合,做到真正的產教融合。而這個過程不會一帆風順,仍然需要大量課程的實踐探索與經驗總結。”
                正在加工制作首飾的操作工人
                 
                  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珠寶學院副院長李坤表示,為行業賦能,一方面需要對接珠寶產業發展趨勢,提升人才供給質量,將珠寶首飾產業的“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融入人才培養過程,積極調整專業內涵,著重解決好產業與專業之間不夠系統、不夠銜接、不夠匹配等方面的問題,推動產教融合,促進產業鏈與專業鏈更加匹配,融合度更高;另一方面可以依托學院、龍頭企業協同育人,真正把企業作為主體引入到辦學中來,現代學徒制就是一個很好的途徑,學校可以完成培養高技能人才的目標,學生能得到理論與實踐的全面成長,企業可以直接聘得一線員工。
                  王驚濤認為,珠寶職業教育一定要聚焦當地的珠寶行業,以當地珠寶行業人才需求為出發點,以能力為本位,校企合作辦學。要定位準確,培養珠寶企業真正需要的人才,對接企業實際崗位。培養適合當地珠寶企業的好用的、用得長久的人才,尤其是行業緊缺的人才。此外,珠寶職業教育要有前瞻性思維,為行業培養一些預備人才。
                  為行業發展賦能,絕不止是教育的事情,還有行業主體——企業的全力配合和接納。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工藝美術系黨支部書記、副教授、碩士生導師王曉昕從行業角度闡釋了如何讓教育賦能行業發展。王曉昕說,行業要對學生有所耐心,不能指望他一畢業就能夠無縫對接,在企業或者產業里面去做事,如果那樣的話,這個學生也不會有太大的發展,可能他10年、20年以后也就這樣。高校的教學并不是一個行業的培訓、職業的培訓,而是一種能力的培養,一種價值的塑造。我們希望的是學生有基本的價值觀和基本的能力,以及基本的判斷力,以后在行業中、在企業中再重新去學習,用好以前學到的方法論,然后面對新事物的時候,同樣可以解決好問題。
                  南京藝術學院工業設計學院副院長、首飾專業負責人鄭靜教授也有類似的感慨。他說:“綜合性能力和專業設計潛質轉化為市場和業績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需要行業給他們時間,需要行業培養。這樣的人才一定是后勁十足,有長期發展潛力的人才,也必將會給行業帶來大的促進和效益。”
                56.9K
                99视频精品全部 国产